•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欢迎来到七日剧本杀 > 第334章·“十恶”戒条

        第334章·“十恶”戒条

          海燃摇了摇头,似乎在否定这种行为似的继续说道:

          “抛开曲助理作为齐作家的铁杆私生粉来说,不但不会介意这种明目张胆的窃取,甚至还会大力支持,自己则甘愿做齐作家‘背后的女人’,齐作家的行为决定了他与7年前的漫画主笔是同一类人无疑。”

          说到这,海燃突然咧嘴一笑:

          “至于海经纪,她‘偷’的东西就比较广泛且复杂了。除了当编辑时偷过同事辛苦追回的原稿,导致对方被上级和作者两头臭骂、连载作品被迫暂停之外,她还帮助漫画主笔偷用过齐作家的脚本。”

          “在无意中发现了齐作家的罪行之后, 为了保命和在业界的位置,海经纪不但蛊惑齐作家就此转行投网文,而且前后不止一次偷偷利用关系,将齐作家推到文字榜单的排名里。”

          “更有甚至,她还曾胆大妄为地偷拿过主编抽屉里记录行业大触的通讯录,并借机将自己和齐作家打包‘推销’了出去。这么说的话,在这些偷儿里面,这倒也算是个勤快人了。”

          王余风原本还在认真听着海燃的解说,却不想在最后一句的时候被她的打趣给逗笑了:

          “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人在讲解案情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自己脸上贴金的。”

          海燃撇撇嘴,一脸的不屑:

          “她是她,我是我。要不是这个角色走运被我选到,她也未必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对于这种理直气壮,王余风又好笑又无语:

          “那是,能得到你的认可,应该还挺难的,这一点我只要看到小白就能体会到了。”

          冷不丁地听人提起白明朗,海燃不由得愣了愣,随即轻声问道:

          “他……这次任务危险性大吗?他的伤好像还没有完全好呢。”

          王余风自顾自笑得高深莫测:

          “我们的任务哪一次危险性小过?就算不穿这身衣服,就能一辈子杜绝危险了吗?至于他的伤,你不用担心。这小子运气极佳,子弹没有伤到要害部位,而且正逢医疗小组有强力新药问世,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海燃轻轻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没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什么。

          王余风见海燃不再说话,略一沉吟之后,决定问个在心中存疑了很久的问题:

          “聊了这么多案情和走线,现在方便聊一下你自己吗?”

          海燃一顿,警醒地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天花板的墙角:

          “您想知道什么?”

          王余风看着分屏中那张瞬间警惕起来的小脸,不由得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就照这么个防范心理,自己能问出半毛钱都算富裕了。

          不知道是不是王余风的沉默点醒了什么,没等对方再开口,海燃率先说到:

          “如果是12岁之前的事情,那我只能遗憾地告诉您——我记不清了。”

          听到海燃主动开口,王余风不由得精神一振,却也小心的没有轻易打断她的话。

          顿了顿,海燃像是在回忆似的,一改叙述案情时的飞快语速慢慢说到:

          “即便是在三发剧本杀时得以找回大部分记忆,但我还是不太能想起来12岁以前的事情。一定要回想的话,最深刻的印象大概就是除了意外死亡的父母之外,我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名字叫乔祺。”

          王余风一边听着,指尖一边在椅子扶手上轻轻划动着。

          海燃的语速虽慢,但却没有丝毫停顿。

          可以看出来,在这仅剩的记忆碎片上,她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来追溯,只可惜成果寥寥:

          “对于双胞胎妹妹的印象,我也只停留在我们从孤儿院分开的时候。如果记忆没有欺骗我的话,当时有一对试图领养小孩的外国夫妇看上了她,然后在办理手续的那几天里,我被白叔叔带走了。”

          听到这里,王余风的指尖突然顿住了。

          在海燃的私密档案里,对于当年是如何离开孤儿院的记录比较详细,但多数来自于白家一方的叙述以及彼时在孤儿院任职的工作人员的供词。

          可对于海燃那个双胞胎小姐妹的部分却比较模糊。

          但即便是模糊的记录,王余风也比海燃知道的要更多——

          当时一眼就相中了乔祺的美国夫妇因为国籍问题,需要准备手续比较复杂,耗时较长,所以在看到孩子之后他们并没有能够第一时间把人领走。

          反倒是因为执行任务而姗姗来迟的白瀚海更快一步,把海燃带走了。

          按照曾歌的回忆,白瀚海曾经跟她商量过能不能把两个孩子都接回来,曾歌虽然有点儿担心瞬间增大的经济压力,但考虑到两个孩子的身世,最终也同意了。

          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当白瀚海去领人的时候,却被院方告知妹妹乔祺已经被预订了人家。

          这一段情节在当时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的叙述中,曾提到过乔祺本人的意愿。

          据说是当时已经跟美国夫妇见过面的乔祺自己坚持要去外国家庭生活的,再加上美国夫妇很快也办理好了相关的手续,最后无论是孤儿院还是白瀚海,都不得不放手。

          这一段记忆海燃自然 是没有的。

          大概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海燃,她的小妹妹乔祺为什么跟她一起进了孤儿院,却没能再一起出来。

          而领养走乔祺的美国夫妇更是在临行前直言不讳地表示,不希望乔祺再跟之前的生活有所交集,希望她能完全开始一段新生活。

          由于领养家庭有特意交代过,所以领养之后的前几年,除了院方按照规定指派专人定时对领养夫妇和乔祺本人进行电话访问之外,再没有人得到过乔祺的信息。

          当领养法则的规定监督时限到达的时候,美国夫妇更是立即带着乔祺搬了家,连院方都再也找不到乔祺的联系方式。

          从此,这个双胞胎中的小妹妹就这么消失在了大千世界,茫茫人海。

          王余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在你的记忆中,对于乔祺有什么印象吗?”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