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宠溺来袭:总裁的专属小妻梁以沫冷夜沉 > 第128章 欲望的香水味

        第128章 欲望的香水味

          &lt;div class=&quot;read2&quot;&gt;婚后最近的这几天的冷昼景,跟之前的冷昼景,给童以沫完全就是判若两人的感觉。

          她不明白,冷昼景为什么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童以沫心里委屈无助到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另一边,冷夜沉被“苏漫雪”一巴掌打醒后,更加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面对“苏漫雪”了。

          他独自一个人愣在车里,思忖了半晌。

          车内虽然还有那浓烈到让人充满欲望的香水味,但是,他更怀念的是“苏漫雪”那身上最自然的体香。

          冷夜沉不知道自己在车内待了多久,只知道刘管家突然打了通电话过来时,他才从愣神中清醒过来。

          “大少爷,大少奶奶这刚从韩国回来,一听说你今晚要见她,她立即又买了机票要再去一趟韩国。”刘管家如实禀报。

          “苏漫雪”才从韩国回来,现在又要急着去。

          看样子,一定是他刚刚的行为,彻底惹恼她了。

          她这是在找借口,躲着他吧!

          “那就让她去吧!”冷夜沉苦笑。

          刚刚,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像一头野兽一样,本能地想要在她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

          是他对她太粗暴了!

          冷夜沉后悔懊恼了许久,完全没有意识到,是那香水有问题。

          而这边,明知道冷昼景已婚,季思妍仍旧肆不忌惮地缠着冷昼景。

          “阿景,我需要你,这辈子,我不会再找其他男人。哪怕你已经结婚了,我也无所谓。”季思妍撕破脸,跟冷昼景说这些话。

          晚饭,冷昼景是在季思妍家中吃的。

          季思妍不小心将汤汁弄到了衣服上,然后起身说去房里换衣服。然而,当她从房里出来后,她身上却穿着一件丝薄又隐隐透视的吊带睡裙。

          冷昼景看着季思妍,喉结不自主地滑了滑。

          季思妍撩拨着耳垂下的长发,姿态妖娆地朝冷昼景走了过来。

          “阿景,还记得……我俩的第一次吗?”季思妍柔柔地问。

          她走到他的跟前,拉起他的手,往自己衣下探去。

          冷昼景顿时身心一怔,一句话,勾引了他的所有回忆。

          第一次……

          他和她的第一次……

          是在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就在季思妍家附近的某个酒店里。

          和现在的画面,还有那几分相似。

          第一次……

          是她主动的……

          那年的季思妍,也像现在这样,穿着性感的透视睡裙,一步一步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只是,那年,十八岁的她,脸上没有任何浓妆,纯净得如同一张白纸。

          而他十八岁的那年,那一天,那一次,他只是轻吻着她,抚摸着她,并未对她做越界的事情。

          她,季思妍,可以说,算得上是他的“性”启蒙。

          那一次,是他第一次了解到,原来一个女孩的身体可以那么软,那么美。

          季思妍一边帮冷昼景回忆过去,一边拉着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说……我很美……”

          她柔柔地接着说。

          冷昼景微微垂下了眼帘。

          “吻我,阿景……”

          季思妍跨坐在冷昼景的大腿上,一手捧住了冷昼景的脸颊。

          她身上香气怡人,妖娆的样子,像红玫瑰花般娇艳欲滴。

          冷昼景沉默不语。

          季思妍又拉着他的手,全神贯注地看着他,期待着他的回应。

          “滋滋——滋滋——”

          就在这个时候,冷昼景裤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禁皱了下眉,然后才接听电话。

          “那个……昼景……我……我……”听筒里传来童以沫恍若弱不禁风的声音。

          冷昼景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些:“嗯?”

          “我……我来例假了……肚子、肚子……好痛……”这边,童以沫捂着肚子倒在了卫生间门口。她来“大姨妈”了,而且还“痛经”。

          家里,她找不到药,更确切地说,是她没有事先替自己买药。

          “大姨妈”突然造访,随之伴来的是痛经,就像万剑穿肠般,痛得在地上打滚。

          童以沫很不想打扰冷昼景,但是,她此刻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

          “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冷昼景挂了电话后,立马起身。

          季思妍却拉住了冷昼景的手,楚楚可怜地看着冷昼景。

          冷昼景安慰般地摸了摸季思妍的头,温和地说道:“思妍,在我还没有跟以沫离婚前,我是不会跟你做。”

          他说完,便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季思妍的家中。

          季思妍不禁咬住下唇,愤愤地跺了一下脚。

          原来,那个女人叫“以沫”,就是阿景做梦呓语中呼唤的人!

          冷昼景一路开着车,几乎是疾驰,他在家附近的药店买了药,然后急匆匆地回到了家中。

          “以沫?以沫?”

          冷昼景打开灯后唤了几声,才发现童以沫倒在了卫生间门口。

          他忙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抱起来,送到了床上。

          紧接着,他去给她泡药。

          童以沫脸色惨白,几乎快要虚脱了。

          冷昼景泡好药端进了卧室,然后将童以沫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中,体贴地给她喂药。

          童以沫喝完药后,无力地靠在冷昼景的怀里,顿时欣慰地笑了。

          “谢谢你……”

          “傻瓜,我们是夫妻,不用跟我说谢。”冷昼景温柔地说道。

          童以沫嘴角微扬。

          冷昼景接着将童以沫放倒,掖好被子。

          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童以沫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说道:“不要走……”

          冷昼景莞尔一笑:“我不走,我去洗个澡,然后陪你睡觉。”

          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童以沫怦然心动了一下。

          但是,隐约间,她在他身上,闻到了一种熟悉的香水味。

          这个味道……

          没错……

          是白天那个女人身上的。

          童以沫有点儿胡思乱想,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个女人是来拿资料的,两个人应该是工作上的关系,接触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沾点那香味。

          冷昼景洗完澡出来后,再看童以沫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睡了。

          就像第一次,他见到她,在火车上的那晚一样。

          两个女人……

          童以沫,季思妍……

          一个是自己的新婚妻子,一个是自己的初恋情人……

          他该如何抉择?

          冷昼景不禁迷茫了。

          在季思妍没回来之前,他以为他可以好好地跟童以沫过日子。

          因为,季思妍离开的这五年里,他只跟童以沫开过玩笑话,在童以沫的面前,他觉得很轻松。

          他不会认为,她接近他是图谋不轨,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提防着童以沫。

          童以沫给他的感觉,就是这么干净,这么单纯,出淤泥而不染,就像当初的季思妍一样。

          可是……

          现在的以沫,已经不再干净了……

          冷昼景俯身摸了摸童以沫的额头,然后去了一旁的沙发上睡。

          他还是跨不过这道坎,一想到以沫在夜店里不仅卖唱还卖身,他心里就恍若被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一般难受。

          翌日,童以沫醒来后,发现在自己睡在了床上,不由地脸红起来,然而当她以为昨晚冷昼景是跟她睡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却意外发现,自己的床边一点褶皱的痕迹也没有。

          童以沫睡觉向来安分,固定在一个小小的区域里睡,她就会安安分分地睡。

          所以……

          童以沫从床上下来后,发现沙发上的垫子起了点儿褶皱,而冷昼景早就不见了人影。

          才意识到,果然跟她预料中的一样,冷昼景并未跟她同床。

          这是为什么?

          童以沫脑海里有一万个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新婚丈夫突然不肯跟自己同床了呢?

          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