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欢迎回归世界游戏 > 第264章 二百六十一章·“恨”

        第264章 二百六十一章·“恨”

          “怎么可能算了。”

          苏明安极为平淡地回了这么一句,语气中无悲无喜。

          影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关闭直播。

          苏明安手指一动,“啪”地一闪,直播间里还在狂骂水岛川晴的观众一瞬被全部踢了出去。

          “你不就是想支配翟星吗?”影说:“……我坦白告诉你吧,这种事情,从【掌权者】的位置上慢慢晋升也能做得到,没必要刻意追求全部完美通关。”

          苏明安沉默了。

          “你知道的还挺多。”他说。

          “这是可以猜到的事情。”影说:“【掌权者】是最高阶的特殊身份,一路晋升上去,这种愿望,并不算什么——况且你本身已经拥有了支配翟星的力量。一年结束,没人打得过你。”

          苏明安没说话。

          影说的没错。

          他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有点凌驾于众人之上。

          支配一个国度,甚至之后支配一个星球……结合他掌权者的身份,都是可以做到的事。

          但问题是,

          问题是……

          ……但他的愿望,

          从来,就不是什么,支配翟星啊。

          就在他短暂沉默的一会,影的目光也开始缓慢变化。

          墙壁的时钟发出清脆的“滴答”声,时间在一秒一秒过去。

          苏明安攥紧拳头。

          “嘭——!”

          一声巨响。

          木门被单手扛着大剑的青年一脚踹开,他的手上,拎着一个被斩断双手双脚的女孩。

          “大哥,我把这玩意砍断了手脚,副本果然没有再重置了。”

          莫言开口时,声音里带着一股杀气。

          他在进门时,身上也透着一股极其强烈的血气,剑刃上的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手中女孩空荡荡的身躯也拖出了大片大片的血流。

          “我现在算是明白,大哥为什么一开始要杀铃奈子和庄国这两个家伙了……恶心,真恶心。她居然能够远程杀死冬雪……”

          莫言不清楚冬雪死亡是因为吊坠爆炸,但他知道冬雪的死亡应该是铃奈子引起的。

          不然,上一次副本重置前,她不会疯了一样朝他们冲来。

          “她引爆了冬雪的吊坠。”苏明安语气极淡:“她是水岛川晴。”

          他已经去过了夏洛阳的办公室,得到了他的提醒,此时说出铃奈子是水岛川晴也不突兀。

          莫言的神情愣了一瞬。

          一向崇拜榜前大神的他,此时神情彻底冷了下去。

          “弱成这样的水岛川晴?”莫言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可是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对方制服住了。

          苏明安蹲下身,和瞪着他的水岛川晴对视。

          “我已经明白了,水岛川晴。”他说:“你引爆炸弹的前提——是要有四肢吧,而且,还有距离限制。”

          不然,她上一个副本重置时,用不着朝他们这边跑,只要待在自己房里就够了。

          引爆吊坠必然存在距离限制。

          而且,她到现在也没有引爆……那就意味着引爆吊坠需要肢体操控。

          水岛川晴盯着他。

          她的眼里有着痛楚,但更多的是漠然。

          “你已经输了,苏明安。”她说:“虽然不知道之前你是怎么看出我的,要对我下手,但吊坠永远会定时爆炸……你不可能见到副本第三天的太阳。”

          苏明安笑了声。

          笑得令水岛川晴有些头皮发麻。

          “你知道吗,水岛川晴。”苏明安说:“你的无限次复生给了你无限引爆吊坠的机会,但也会带给你无限的痛苦。”

          水岛川晴瞳孔紧缩。

          “……我在第五世界时,学了不少用刑的方法。”苏明安看着自己的手指,看着一抹漆黑的泯灭在指尖显现:“继莱恩之后,你变成了我的第二个实验品。”

          他按住她的左脸颊,而后轻微灌注法力值。

          “啊——!”

          尖锐的惨叫声响起。

          苏明安收回手。

          水岛川晴被腐蚀出一个小洞的脸颊,此时缓缓淌出乌黑的鲜血,她似乎很想遮住她的脸,但一条细蛇一般的血流依旧从她恐怖的圆形伤口里缓缓流下。

          “就算你这样对我,吊坠也会在第二天爆——”她嘶吼着。

          苏明安的手指再度按了上去。

          水岛川晴的惨叫再度响起。

          而后,苏明安的手指,在她惊恐的目光中,缓缓移动到了她的眼睛前。

          “……我有的时候真的会想。”苏明安说:“人可以恨一个人到什么程度。而作为被这么恨着的对象,我也会思考,我自己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

          “……你,你等等,别,别……”水岛川晴盯着离她眼睛不到三厘米的漆黑指尖,全身都开始颤抖。

          鲜血大面积从她空荡荡的躯体流出,即使她的生命力很顽强,现在也开始虚弱下来。

          “后来我逐渐发现了。”苏明安盯着自己的手指:“……不是我有问题。”

          “最重要的事情是,解决认为我有问题的人。”

          他说着,将手指缓缓按了下去。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

          苏明安看着面前漂亮女孩的眼睛缓缓下陷,看着那眼眶里面流下色泽暗沉的血。

          “——苏明安!你——你真是不要名声了吗——你当着全世界的面这么对我——”

          苏明安闭上双眼。

          “……不。”他轻声细语地说:“相反,他们只会觉得高兴——因为他们自然而然,已经代入了我的视角。”

          在面对水岛川晴恐惧和愤恨的目光时,他笑得很坦然。

          “绝大多数的他们……那些在我直播间里待着的观众们,他们已经习惯了,从我的眼睛里看世界。”

          “他们已经习惯于,站在我的立场上思考一切。”

          “他们不会怀疑我的任何话语,不会怀疑我的任何意图。”

          “——因为他们一路看过来,我做的事情,永远是对的,我走的线路,永远是成功的。”

          “所以。”他笑了笑:“……他们会渐渐放弃思考,跟随着【直播间】这个大群体,成为其中自然而然的一份子。”

          “因为只要看着,什么都可能获得,什么都可能发生。”

          “那么思考,便成为了无意义的事情。”

          “【极端的声音善于牵制整体的走向,使开放的世界被分割成一块块独立的空间,使所有人各归其派。】”

          “而现在。”他轻声说:“我成为了他们之中最【极端的声音】——我成为了这个数亿人环境下,唯一能自由行动,自由发声的个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水岛川晴。”

          水岛川晴的眼神,渐渐透出恐惧。

          她听着,全身都在颤抖。

          “——即使他们不愿承认,善于用戏谑的网络用语发泄他们的不满和差异。”苏明安说:

          “但在大方向上,这几亿人与我永远统一。”

          “聚光灯下,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我的方向,我的一切话语,都会被传达明确——而大众的意志、理念,也会随着从众心理和依附心理而被自然带动。”

          “他们渐渐习惯于眼神永远跟随着我。无论我说什么,他们只能倾听。无论我行动如何,他们只能观看。”

          “而有的时候……仅仅是一个意义最模糊的词语,都能拥有最强大的影响力。”

          “我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思想上的【灯塔】——而他们永远与我息息相关。”

          “几亿人的目光啊……在以前的世界里,都没有规模这么庞大的平台。”

          “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想传达些什么,都是种极其容易的事——包括对你们这些什么古武世家不利,或是号召大家抵制你们,或是发布什么世界性的全民命令……”

          他说着,顿了顿。

          在再开口时,那笑容更明显了:

          “——原来如此,所以,你们才那么害怕,所以才那么想要除掉我吗?”

          “……你真可怕。”水岛川晴的话语都在颤抖:“苏明安……不能再让你这样洗脑下去了。你绝对不能,绝对不能成为所有人的统治者!”

          “洗脑。”苏明安说:“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定义吗?”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水岛川晴咬牙切齿:“疯子一样——你自己还感觉不到,你真以为自己是合格的领导者吗?”

          “如果这个副本没有你,我本来不至于如此。”苏明安说。

          “……你在夸我?”水岛川晴愣了愣。

          “我还是在骂你,水岛川晴。”

          水岛川晴牙齿都在打颤。

          尽管她的耐痛能力再强,失血过多也让她的力气在渐渐消失。

          她渐渐说不出话。

          她所幸闭上眼,不再理会苏明安。

          反正到了第二天,副本还会重置,她还能活过来,只要不解除会爆炸的吊坠,对方迟早会被她拖死在这里……

          这样想着,她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好像是被打了什么东西。

          冰凉的液体注入进来,伴随着蚂蚁般啃食着她的剧烈痛楚,她全身一个剧烈颤抖,整个人如癫痫一般颤抖起来。

          “你给我……注射了什么?”她心中显现出些不好的预感。

          “强生剂,迅速回复血量的药品。”苏明安放下手中的针,

          而后举起了漆黑的手。

          “我们继续吧。”他说:“你看,你还有一只眼睛。”

          水岛川晴瞪大了眼。

          面前那在灯光下显得面色惨白的青年,此时在她眼中就和恶魔没什么两样。

          看着那根手指缓缓靠近,她猛地一抖,而后惨叫出声:“——别,别过来!”

          “潜伏那么多年,就硬气点啊。”苏明安说。

          “——我告诉你怎么解除冬雪的吊坠,你,你别再过来了——”水岛川晴语声都在抖。

          苏明安笑了笑。

          “我原以为你是个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的复仇者,没想到连一分钟都没撑到。”他说。

          水岛川晴咬着牙,从喉咙里挤出话语:“……”

          “没听清。”苏明安伸出手。

          “……那个吊坠!吊坠后面有一处暗扣,按住的同时往两边用力拔,就可以断开了!”水岛川晴立刻加大了语声。

          苏明安点了点头。

          而后,他的手指,毫不停留地,继续按了下去。

          “啊啊啊——!”水岛川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伴随着黑血的流出,她的另一只眼睛也消失在了眼眶里,整张脸看上去无比恐怖。

          “我,我明明已经说出来了——”她痛苦地哀嚎。

          苏明安:“不信。”

          他说着,收手,手指按上了她的右脸颊。

          “求你,求你,不要——”

          少女极为凄惨的声音,响彻在房间里,远远地传到走廊之上。

          而站在一旁,抱着剑的莫言,嘴巴已经成“O”型。

          莫言已经看傻了。

          从苏明安开始靠近水岛川晴,开始说出那番话开始,他就渐渐陷入了呆滞状态中。

          他完全无法想象……那么恐怖的话,是从大哥嘴里说出的。

          ……是为了吓唬水岛川晴吗?

          可是他怎么听着,也开始害怕起来了?

          “莫言。”

          他在这里站着,就听见大哥叫他。

          “哎……哎!”他连忙应了一声。

          “你去冬雪房间,把她带过来,按照水岛川晴说的,解除她的吊坠。”苏明安说:“解除不了,或是吊坠又炸了……我就再来一次,没关系。我的法力值很充足,足够在她身上开几百个口子,不用害怕她骗我。”

          “哎,好。”莫言抹了把汗,转身就跑。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大哥这么凶残的时候……以前他在家里看父亲对待那些地牢里的囚犯时,都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水岛川晴缩在地上。

          她的黑发如水蛇一般融在血里,整只身体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

          “……苏明安。”她仰着头,极为艰难地说:“你已经被这个副本逼疯了。”

          “应该还没。”苏明安说。

          “不,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是疯了才对。”她咧着嘴,露出满是鲜血的牙齿:“……因为如果你没疯都能表现出这个样子的话,那你就已经完了。”

          苏明安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那么恨我呢?”他轻声说着。

          水岛川晴沉默。

          “……应该不止是恨吧。”苏明安说。

          水岛川晴依旧没作声。

          “特殊身份之间的竞争?”苏明安问着:“类似——杀了我,你就晋升为【掌权者】,这种竞争?”

          水岛川晴身子一抖。

          血液从她的两个黑洞洞的眼眶中流出。

          在灰白的色调里,像一场正在上演的恐怖片。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