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童以沫冷夜沉 > 第185章 他黑化要了她

        第185章 他黑化要了她

          &lt;div class=&quot;read2&quot;&gt;这段日子,苏漫雪一直在模仿童以沫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还跟着刘婶学习做冷夜沉最爱的菜,在刘婶那儿摸清楚了冷夜沉的所有喜好。

          总而言之,刘婶的那句话但是点醒了苏漫雪,为了冷家大少奶奶之位,苏漫雪决定豁出去了。

          她要让自己完完全全的变成童以沫,不管是外貌还是声音,就连一颦一笑,她都要模仿得惟妙惟肖。

          刘婶并未发觉苏漫雪的异常反应,只是觉得这大少奶奶想通了,改了那刁钻刻薄、目中无人的性子,愿意待人和善,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人毕竟无完人,所以,每个人,都有不好的一面。

          冷夜沉抱着童以沫,坐上了冷氏集团大厦里他的VIP专属电梯,直达总裁办。

          他从未如此行色匆匆过,一出电梯,他便抱着怀里的女人直奔自己办公室的二楼休息区。

          此刻,他的眼神不再清澈,浑浊中透着一股炽热的欲望。

          冷夜沉将童以沫放到了自己的大床上,看着她熟睡的脸,醉意未退,粉唇晶莹剔透,饱满诱人,他的腹部下意识地紧缩。

          他只觉自己的内心,正在慢慢地被黑暗吞噬。

          自从她出现在冷家大庄园里,让他发现自己接错了人,而她已成为他的弟妹那一刻起,他的心就一直在痛。

          明明一种痛,痛久了会麻木,而他却痛得生不如死。

          以沫,你也有错!是你让我爱上你,心痛的却只有我一个!!

          冷夜沉俯下身来,伸出手,缓缓地解开童以沫衣襟上的每一粒纽扣。

          衣衫下,她的肌肤胜雪,细嫩丝滑。

          冷夜沉看童以沫的那双眼睛越来越深邃,眸底似乎有火焰在雀跃。

          指尖下,衣襟往两边打开,白皙的肌肤,如玉般莹润。

          精致的锁骨下,一件白色的内衣,裹着微微起伏的酥胸。

          他记得,她的身子还是干净的。

          那么,他的痛,就用她的第一次来治愈。

          冷夜沉随之脱了自己身上的上衣,光着臂膀,往童以沫的身上俯去。

          她依旧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的“美味”。

          冷夜沉抬起手来,爱怜地抚摸着童以沫的脸颊,描绘着她的眉毛、眼睛、鼻子,指腹最后落在了她的樱唇上摩挲。

          下一个瞬间,他捏住了她的下巴,微微抬起,慢慢地迎上他即将落下的吻。

          然而,四片唇瓣仅隔那么一厘米的距离时,童以沫却忽然睁开了双眼。

          冷夜沉吓得一怔,动作定格在半空中。

          “昼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童以沫睡眼惺忪,意识也很模糊。

          她像是在梦游,又像是看错了人。

          冷夜沉不知道她是哪一种,只是深情款款地与她四目相对。

          “昼景,你陪陪我,好不好?我一个人好孤独……”童以沫随之抬起双手,突然抱住了冷夜沉的脖子,往自己身上拉。

          冷夜沉未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一个不留神,身子便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柔软的肌肤,与他健硕的胸膛紧密相贴。

          额头上渐渐地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打湿了她的刘海。

          “以沫,我是谁?”冷夜沉心如刀割地质问。

          童以沫双眼迷离涣散,完全找不到目光的焦点。

          “你是昼景啊!只属于我的昼景!你还是我的老公!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老公!嗯——嫁给你,我好幸福……”童以沫说着说着,嘴边噙着一抹微笑,慢慢地合上眼睛,呓语声也越来越小,“喏——老公……我好期待……你给我婚礼的那天……我想要玫瑰花婚房……想要大大的圆床上全是玫瑰花……老公……你说……你要给我最美好的……洞房花烛夜……”

          这是……阿景允诺给以沫的?

          所以,阿景才至今没有碰以沫?

          听着童以沫所说的这些梦话,冷夜沉不仅仅只是心痛,更多的是心里愧疚。

          浑浊的眼神,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与犀利。

          冷夜沉猛然起身,与童以沫保持着距离。

          果然,他也有内心黑暗的一面,他差一点就毁了以沫和阿景的幸福。

          原来,阿景不碰以沫的原因,只是为了给以沫一个美好的新婚洞房花烛夜。

          那么他冷夜沉与自己的亲弟弟比起来,他是有多混蛋?

          阿景都懂得去尊重以沫,而他却只是……

          或许,是他从小就被爷爷给宠坏了吧!

          从小到大,只有是他想要的,就没有他得不到的。哪怕是在与敌人周旋的时候,他总是自信满满地将敌人“玩”得团团转。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