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重返1980:暴富从头再来 > 第263章 截他的货

        第263章 截他的货

          老陆把买胶卷的情况跟众店主说了,老陆说:“朱晓华现在需要买五千盒胶卷,我这里呢只有两千盒,还差三千盒,想找大家凑一凑。”

          有店主认出了朱晓华,说:“上次来买胶卷的也是你吧。老客户,好说。我这里还有两百盒,要的话全给你。”

          其他人有的有三百盒胶卷,有的有五百盒,全都表示愿意供货给朱晓华。

          老陆把这些人的货统计了一下,差不多一千两百盒。

          加上之前的几百盒,还差一千多盒。

          最后一名店主说:“我店里差不多有六百盒,只是被人预定了。钱我都收到了。订货的人叫迟重,也是洛城人。”

          老陆和朱晓华胸中了然,果然还是这个迟重在抢货。

          老陆让这些有货的店主先把货运过来,集中到一起。

          趁着这些店主回去拿货,老陆对朱晓华说:“还差一千八百多盒。”

          朱晓华点头,仅买到三千二百盒胶卷,跟他预想的有不小差距,货缺得有点多。

          老陆说:“是我邀请你过来的,不能让你白跑这一趟。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也要凑够货。”

          朱晓华一笑:“你有办法?”

          老陆说:“办法倒是有。凭我跟这些店主的交情,想要截下他们预定出去的货,也是完全可能的。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

          老陆想到预订货的货主叫迟重,同是洛城人,或许跟朱晓华是同行,两人认识。

          朱晓华说:“说来也巧,这个迟重,是我以前女朋友的姑夫。其实他早已经转行,并不做照相生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胶卷这么感兴趣。你们不怕他买了胶卷过几天再过来退货?”

          老陆了然,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通常这种半路杀出来,又是交订金买货的,大家都比较慎重。

          因为一来担心他可能并不会真的买货,二来担心他心血来潮买完货,过几天又上门来退货。麻烦事一堆。

          反倒是像朱晓华这种,本身就是经营照相馆的,对胶卷有需求的人比较可靠。

          最主要的,朱晓华上次大手笔买货的事,大家印象比较深刻。这个年代大家还没有见过有人这样买货的。

          有了上一次,这一次自然放心很多。

          老陆找到那几家收了订金的店主,把迟重的情况跟他们说了,并劝说:“万一对方交了订金,明天不来买货,那你们岂不是亏大了。你们完全可以先把货卖给朱晓华,趁着这迟重来拿货之前,再重新进一批货。

          “这样以来,你们就卖了双份的货。”

          拿了订金犹豫要不要退掉的店主们心动了。

          老陆接着说:“况且,这个朱晓华是大客户,卖给他有我作保证,双方都比较放心。总比起那个没见过面的迟重要强,万一这迟重拿了货,过两天又来退货怎么办?”

          店主听说迟重并不是经营照相生意的,都担忧起来。他们还真担心到时卖出去的货,又被对方退回来,麻烦事一堆。

          有店主带头,说:“老陆,凭你我之间的交情。这货我愿意供给朱晓华,那个迟重,让他先等着。明天过来了,我把订金先退给他。”

          其他店主也纷纷表示,看在老陆的面子上,必须先保证朱晓华的货。

          还有店主说:“这订金本来我也不爱收,是他们硬塞给我的。这下正好。”

          老陆把这些愿意供货的店主再统计了一遍,这次新增了近两千盒胶卷。这样以来,朱晓华的五千盒胶卷算是绰绰有余了。

          老陆让这些人把货都搬过来,再统一搬上车。

          有两名店主把货搬过来之后,有些为难地说:“货我们愿意提供,只是价格嘛。我们这次从厂家的进货比上次贵。”

          先前被伙计叫醒,专门过来卖货的店主也表示,自己这次进货的价格比上次贵。

          如此以来,每家胶卷的价格便出现差异。

          同样的货,有的十块钱一盒,像老陆这样的,有的十二块、十三块钱一盒,像最后过来的这些人。

          老陆也有点为难了。

          价格不统一,只能逐家结账。而且,价格不统一,卖价低的人肯定觉得自己吃亏了。

          如此以来,刚才形势一片大好,大家情绪高涨的情况又出现波折。

          很多人开始打退堂鼓,甚至有人低声嘟囔道:“要是价格太低了,我可能就不卖了。”

          老陆找来朱晓华,说:“现在这种情况,你看怎么办。大家都愿意供货,只是价格方面嘛,有点差异。”

          一盒胶卷差一两块钱,那么上千盒胶卷就是好几千块钱。

          而且同样的货,一家便宜一家贵,厚此薄彼,难免会导致店主之间的不愉快。

          朱晓华询问了一下,同样一盒乐凯胶卷,最贵的卖到十四块钱一盒。

          其他品牌的胶卷,价格也都不一,有卖九块钱一盒的,也有卖到十九块钱一盒的。

          但总体而言,这些胶卷的批发价比市场上的零售价还是便宜很多,在自己可接受的范围内。

          东风汽车旁,伙计装了一半的货,停了下来,等着其他店主们成交后,把货都搬上车。

          地上散乱地摆放着一箱箱店主们的货。

          大家都等着朱晓华给回话。

          到这个份上,朱晓华也不好再让对方把货再搬回去。

          朱晓华说:“感谢大家支持。既然大家愿意供货,我也不能让大家吃亏。这里面乐凯胶卷的最高价格是十四块钱一盒,那么我就统一按十四块钱买大家的货。

          “其他品牌的胶卷,也同样按照各位里面批发价最高的算。”

          如此以来,老陆的胶卷也瞬间跟着涨了好几块钱。两千盒胶卷就多出近八千块钱。

          老陆多赚钱了,固然高兴。不过他还是为朱晓华担忧,说:“这样以来,你可要少买很多货了。要不这样,你给其他人的,按照这个高价买。我的嘛,还是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价格。”

          朱晓华心中一暖,说:“老陆是厚道人,不愿意多赚我的钱。不过,这样以来你就要吃亏了,而且你的货还是最多的。”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