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我的天赋无限加点 > 第435章 有问题的女人

        第435章 有问题的女人

          就在陈一鸣决定暗中先观察,中年男子在一次又一次无功而返后,突然不再出手待在数百米外。

          中年男子没有继续出手,这群年轻男女也既不反击也不继续跑,双方沉默就这么僵持对峙了几分钟。

          终于,一位年轻女子开口打破沉默:“朱群前辈,一些源矿而已,也不是确定里面就真的有源气存在,很可能结果全是一堆石头罢了。”

          “你看我们双方大动干戈十多公里了,这在死亡禁区可不是什么好选择,万一被山上的恐怖存在盯上。”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并没有真正放弃,还在想办法解决掉眼前这群人。

          这群年轻男女们见状,以开口那位女子为中心缩了几步,做出坚决抱团应敌姿态。

          这一举动明着告诉对面,任你如何恐吓,前辈修行境界高又怎样,他们也不会分散逃离,导致最后被逐个追上。

          分散逃离,这是一群相对弱的,面对强敌时一种常见的应对方式,但实际效果不一定好,相当于把主动权交给运气。

          矮坡背后的陈一鸣,听到了女子提到山上有恐怖存在。

          他目光转向面前最近一座大山,大山在如此庞大的天荒世界,都是显眼到地标一样的存在。

          仔细多看了几眼,但并不能直接看出什么,山上和山下环境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一些光秃秃的岩石,和差不多的奇花异草。

          很快他收回目光,就这么继续藏在暗处只听不动。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留下一半源矿,我就此离去不再纠缠,否则大家就这么耗着,比谁更先扛不住。”

          这话一出,对面不少年轻男女面露愤怒之色。

          太无耻了,如此强抢匪盗行为,先是追杀他们,现在追杀不成张口就要分一半。

          要知道每个人身上携带的源矿,又不是直接捡来的,而是冒着大风险挖掘的,队伍为此已经牺牲了好几人。

          中年男子一笑,继续道:“小女娃,你是他们的头是吧,可得想清楚了,我只是一个人而你们是十几个人。”

          “合一境再怎么样气血都比你们旺盛得多,在规避与你们合击之术战斗的情况下,你们是绝对耗不过我的。”

          年轻女子闻言,右手握剑的力度不知觉大了很多。

          若眼前这位叫朱群的前辈不是在诈他们,对他们这群年轻男女来说,确实陷入有点左右为难的境地。

          合击之术终究是集众人之力,虽能短时间内与对方抗衡,却总归不是集力量于一个人身上,相对是更被动一方。

          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择相信对方言而有信,交出大家身上的一半源矿,换取这场追杀到此为止。

          隐患是交出去一半,万一对方食言了继续逼迫,难道要把剩下的源矿都交出去?

          要知道抱团抵抗这口气一旦泻了,还有身上愿意豁出性命守护的筹码少了一半,队伍是否有人在保源矿和保命上动摇?

          一旦人心不齐,队伍甚至是团灭的下场,人财两空。

          第二的选择是抱团抵抗到底,继续朝死亡禁区外且战且退,但且战且退的速度和正常前行的速度相比,肯定是犹如乌龟一般慢。

          这样中年男子就算继续逼迫,漫长的路途造成的动静,大概率就是双方互拉着一块自爆。

          这可是在死亡禁区里,双方下场一定不会好。

          “这源矿就和蓝星上的赌石差不多,没有开出来谁也不知道内部情况,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也让这些人不惜拼命。”

          远处的陈一鸣,有感源矿争夺的激烈。

          他虽然没看到这群年轻男女,是从哪里弄到的源矿,又付出了什么代价,但也能从他们的决心中看出源矿的价值。

          场中,留给年轻女子的选择时间以秒计,队伍在高压下每犹豫一秒只会让人心更浮动。

          很快,几乎就是片刻的权衡,年轻女子向身边同伴沉声道:“若轻易交出源矿,我们冒死进入死亡禁区的意义何在。”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若能带着源矿离开这个地方,万一谁的运气爆炸,说不定借助身上源矿开出的源气,一举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对面中年男子听到后,脸色重新变得难看。

          反观这群十多人年轻男女队伍,仿佛目标重新变得清晰,刚才几个被刺激得恼怒的也冷静下来。

          接着,这群年轻男女不再停留,转身小步前进,但始终把注意力大部分放在身后,提防中年男子会突然又动手。

          中年男子也没放弃,吊在这群年轻男女身上跟了上去。

          矮坡后,陈一鸣朝这些人离去的方向,低声自语道:“正好双方都不愿轻易放弃,这也省得我考虑到底尾随哪一方而去。”

          原地等了一小会,他远远吊在中年男子身后跟了过去。

          现在是,一群铭纹境年轻男女,身上携带着数量不少的源矿,被一位合一境层次中年男子盯上了。

          双方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又被一位神层次中,也算厉害的家伙给盯上了。

          三方人,就这么在死亡禁区中前行。

          ……

          转眼间,半日过去。

          一路尾随的陈一鸣,对这片死亡禁地也有了更多了解。

          中年男子和那群年轻男女,首先规避的就是远离九座大山,让陈一鸣诧异的是这九座大山位置是会变的。

          如此庞大的大山,犹如海市蜃楼一般每隔几个小时,随机出现在死亡禁地中某个区域。

          另一个需要规避的,就是大山刚刚出现在某个位置时,会有生灵下山在周围巡视一圈再返回。

          这些生灵种族不一,有人族在其中,也有兽类在其中,统一的特征是皮肤干黑紧紧贴着骨头,看起来肉身就像完全失去了水分。

          在死亡禁区行走了不少地域,地表始终没看到矿场的痕迹。

          但陈一鸣有看到类似那群年轻男女的人,趁着大山有生灵下山巡视的间隙,避开巡视生灵进入大山。

          接着,赶在生灵返回大山前,进入大山的人会小心翼翼出来,有人身上的布袋沉甸甸的,里面应该就是源矿。

          他还看到了有运气糟糕的,出来时正好撞上返回大山的生灵。

          战斗一触即发,但持续时间很短。

          那些下山巡逻的生灵,掌握着一种神秘力量,能够剥夺生命力,配合上死亡禁区持续消耗气血的环境,几乎没有敌手。

          因此,自然而然运气糟糕的人,无一例外变成一具干尸,然后被巡逻生灵带回山上。

          ……

          死亡禁区。

          一处地势较低的小山谷。

          山谷范围一公里不到,长着一些奇花异草,正中央地势最低处,有一个积水的地泉。

          中年男子在此喝了几口水后,最终选择放弃离开,他此时从面相上看已经老了不少,双鬓各有一缕黑发变白。

          一个人的气血和生命力息息相关,当气血消耗过度,就会出现未老先衰的迹象,双鬓出现的一缕白发就是征兆。

          陈一鸣把一道空间锚坐标,神不知鬼不觉放在中年男子身上,之后视情况而定,再决定是否追过去。

          “这些人进入死亡禁区一次,就对身体是如此严重的损耗,若是数次空手而回,恐怕其中的损耗永远没办法恢复。”

          他转眼看那群年轻男女。

          他们在确认中年男子放弃离开后,也进入小山谷准备喝点水,再继续上路。然而对比之前,一个个面貌已经和中年人一样了。

          其中,也就是带领这群人的年轻女子要好一些,但也从一个青春貌美的女子,变成一个三十左右的成熟女子。

          只见一行人拖着略显疲惫的身躯,来到地泉前蹲下。

          男的纷纷长舒一口气,然后深吸一口气,顿时水泉化作一条小水柱入口,咕噜噜喝了个爽。

          有女子也正准备喝点水,看到水面的倒影突然惊呼一声,整个人砸了进去,炸起两道水浪。

          “这次运气有点差,被人如此逼迫,但你是第一次进入死亡禁区,这种损耗出去后,不需要源气帮助也能恢复过来。”

          旁边有人开口,朝水中的女子安慰道。

          砸入水中的女子,第一次随队伍进入死亡禁区,就遇到中年男子步步紧逼这样的窘境。

          这时候,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面貌,一下子步入中年的样子。正常的行动,队伍会计划好在死亡禁区待的时间,算好来回路程对气血的消耗。

          队伍修整的几分钟期间。

          有人喝完水,担忧说道:“文绮姐,你说那个朱群会不会算好时间,提前在死亡禁区外围埋伏我们啊?”

          文绮,面貌三十岁成熟女子,也是之前带领这个队伍的年轻女子。

          “倒是有这个可能,毕竟大家身体状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大范围更改离开方向已经不太可能了。”

          文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她其实心中简单算了算,朱群放弃离开的时间,就大概算出对方不是真正放弃,而是甚至准备找帮手堵他们这些人了。

          “既然如此,大家还不如就地把源矿开了,直接断了那朱群的窥伺,就当做洗礼一下体内杂质,进一步夯实基础天赋。”

          之前那人接着说道。

          话音刚落,一行人通通沉默了下来,连带领队伍的文绮也不例外。

          死亡禁区,因为持续消耗气血的特殊环境,导致是不适合修行的,若把能助力突破的源气在这里面使用,相当于浪费了也差不多。

          毕竟这些人,可没有高胖子那种奢侈的条件,大量使用源气对自身进行洗礼,源矿都是豁出命带出大山的,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彻底把命留在里面。

          也就是说,浪费了一次机会,可能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很快,文绮开口打破沉默:“从保命的角度,自然是把源矿开了的好,不过这种事得大多数人同意,还要大家互相各自远离开来。”

          “否则一部分人决定开源矿,一部分人决定不开源矿,队伍会出大问题,我曾经就经历过内讧流血事件。”

          文绮特意强调了意见不一致,队伍会出大问题。

          几公里外。

          陈一鸣暗中听完,点了点头。

          这很容易理解,开源矿就和赌石一样,有人运气爆表,就有人运气不佳。

          一群人离得太近,难免有赌输了的人,瞬间看到运气爆表的人而眼红,刚才还背靠背联手对付中年男子,届时可能对同伴出手都有可能。

          甚至,就算在死亡禁地这样的环境,因为属于不适合修行的环境,引起眼红的概率大幅降低,终归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

          大概几分钟后,这群人达成统一意见,决定就地打开源矿。

          他们各自怀着一颗忐忑的心,队伍分散开来,互相之间间隔至少一公里以上,才停下脚步。

          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把注意力警惕起来,警惕的是中年男子突然去而复返,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原因,或许是中年男子觉得继续耗下去,收益和付出不成正比。

          陈一鸣借助空间锚定位坐标,出现在文绮几米外的背后,脚踏虚空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想看看对方是怎么开源矿的。

          文绮确认中年男子不会去而复返,注意力全集中在从腰间拿下的布袋上,接着她从里面拿出一块源矿。

          源矿整体质地偏灰白一些,实际上和普通石头也区别不大,至少陈一鸣仅从外观上分辨不出来。

          这时,一把古朴石刀,被握在文绮另一只手上,她小心翼翼地一刀一刀,从外表逐步切开手中那块源矿。

          从动作上看得出很熟练,小心翼翼但速度并不慢,薄片一般的石皮,不断飞落在旁边的地面上。

          很快,最后一刀把源矿彻底切开,里面什么也没有,就和普通石头一样完全是实心的。

          “开局就不顺,看来没有运气爆表啊!”

          身后犹如幽灵的陈一鸣,目光停留在被丢弃在地的两小半石头,心中评价道。

          文绮也不气馁,似乎习以为常,她快速又从布袋里拿出一块源矿,开始用石刀一点点切开。

          然而,第二块源矿也是什么也没有。

          接着,第三块,第四快……直至布袋随风飘荡,里面所有源矿都被开完了,除了一地的石皮,源气的影子都看不着。

          “到底是这女人运气不行,还是源矿的出货率本来就低?”

          陈一鸣见状,顿时心生疑问,毕竟这开源矿他也是第一次接触,但眼前这女人开了近二十块源矿,数量也是不少了。

          就在这时,远处接二连三有抽泣声发出。

          不用想,肯定是有人也开出一地石皮,冒死带出来的源矿白忙活了。

          “等等,文绮这女人好像有问题。”

          陈一鸣猛地回想起,刚才从始至终,不远处这女人虽然也在很认真开源矿,但从情绪中总觉得有那么些不对劲。

          没错,就是没有类似赌石全部失败,瞬间该有的大幅沮丧感。

          “朱群你个老家伙,逼得本姑娘差点露馅,算是这袋源矿还好没出货,否则肯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文绮收起石刀,拍了拍手中沾满的石粉,低声咒骂道。

          与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她对于一袋接近二十块源矿没出货,并不是特别在意。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