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终极兵峰陈纵横任婕蓝可盈 > 第21章 横空出世!

        第21章 横空出世!

          &lt;div class=&quot;read2&quot;&gt;第21章横空出世!

          陈纵横,就这么一步一步上台,而后,抬着两个花圈,淡然自若的跨进了教堂门内。

          周围的宾客立刻和见了鬼一样,急速后退。

          能过来参加葬礼的那个不是精得和猴子一样的,谁也不想不明不白死在这里。

          那些深有体会的宾客,瞬间便是如同被狼盯上的兔子一样。

          一个个吓得腿发抖,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凌迟处死了一样。

          可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的无休止的痛苦。

          周围不认识他的人,目光也同时聚集了起来。

          “这人什么来头?竟然公然......伤了今天的神父?”

          “估计是吃了砒霜,活腻歪了呗!”

          “少说两句吧!可别被记恨上了!”

          “怕什么,现在黄家自顾不暇,没人会注意到我们的。”

          本来庄严肃穆的葬礼,瞬间好像变成了一场话剧表演。

          小丑落幕,七嘴八舌的人们便是开始讨论今天的精彩剧情......

          认识的不认识的,同时都对他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只有一些人例外,那就是黄家的势力,看到陈纵横那张脸,恨不得将其扒皮拆骨,扔进万丈深渊。

          暗阶内,二子黄泓晖瞪着不远处光辉万丈的男人。

          瞬间便是将拳头砸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支离破碎的桌子仿佛是外面变得嘈杂不堪的葬礼一样。

          他本来能够......借此葬礼扶摇直上九万里......

          然而却被一个搅屎棍破坏了一切。

          他不在乎棺材里睡的那个人有多么辉煌的身后事。

          毕竟......偌大的黄家,

          能够问鼎的,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了差池?

          “给我杀了他......”黄泓晖声音冷戾,咬牙切齿道。

          随之他的身后出现了一批人的身影!

          保安们闻风而动!

          可,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都给我不许动......”

          黄征鸣缓缓走了过来,此时的他眼神已经平静了很多。

          “我给你的权利,不是让你用来冲动的。”

          “爸......”

          黄泓晖转脸便是一副痛苦的表情,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如果被导演看到了,一定会给他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黄征鸣看到他痛苦至极的眼神,就有些不忍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是我哥......”

          “同样也是我的儿子,你手中的一切,要用来保证黄家的辉煌......”

          “不管怎么样,那些女人,尽快入棺,免得夜长梦多。”

          黄征鸣说到这里,便是再次走出了暗阶。

          外面的宾客看到去而复返的黄征鸣,又同时看向了不远处的陈纵横......

          他脸上的笑容让众人心中的恐惧再次放大了几分。

          但是黄家家主没有动,这件事情就不算完。

          纵然是滔天富贵的黄家,却在最重要的一天被不速之客登门。

          “是人都忍不了的事情,黄家竟然没有动手......”

          “果然这黄门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了的。”

          袅袅几句话后,场面便是渐渐恢复了平静。

          人们都在等,却不知道真正在等的是什么。

          场面一度降温,却没有人先一步出手。

          只见周围的安保人员虽然一个个蠢蠢欲动,却并没有上前一步。

          有些人的心,瞬间便是再次悬了起来。

          若是......

          他记住了他们的脸......

          今日,应该就是死期了吧!

          活下来的每一天,都是在噩梦里。

          好不容易参加一个葬礼,却再次见到了恶魔。

          为什么即使在这么多的安保人员保护下。

          他们丝毫没有一点安全感呢!

          另外一些人,却有些嗤之以鼻了......

          挑战权威者,那个不是在水泥里,就是在黄浦江中......

          毫无例外,即使他有泼天的本事,也是无济于事。

          而不远处,那些穿着婚纱的陪葬女子,每个人身边都站着两个老婆子。

          那些老婆子的身上穿着大红大紫的衣服,脸上却画着死人妆。

          懂行的都知道,除了接冥婚嫁娶的鬼婆,没人会穿成这样。

          任何一个都得千万起步,然而黄家却一下子请了这么多来。

          看来对于今天的冥婚,他们是势在必得了。

          这些陪葬的新娘,都被经过深度洗脑,此时......几乎已经忘却了活下去的意义,只想跟着黄公子的尸体,一同陪葬。

          在最后一瞬间。

          突然......陈纵横手中的花圈缓缓放在教堂的中央。

          在场所有人,将目光投视了过去。

          众人这才看到了那花圈上的字。

          ‘功德无量,万死无疆。’

          ‘地府长眠,永垂不朽!’

          这他妈?!

          简直是跟黄家有血仇吧?!!

          “这是来参加葬礼的…?还是来砸场子的?哪个人会给花圈上写这些字?!”

          有人小声嘟囔了一句......

          黄征鸣猝了毒般的眼神瞬间盯上了人群,却没能发现到下面有谁说的那句话。

          安保人员瞬间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

          只见陈纵横脸上笑容如沐春风。

          “我可是好心过来参加葬礼,毕竟人是我杀的。难不成,我过来送送,还要赶我出去?”

          陈纵横一身西装笔挺,眼眸凝视着殡仪馆,眸光平静淡然。

          此言一出,全场再是刹那寂静。

          这他妈,还真说的出口啊。

          这是,摆明了要跟黄家不死不休啊!

          黄征鸣被他这一句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这个小子,就是把他娇儿杀死的罪魁祸首。

          他恨不得生吃了这个畜生。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十步之遥。

          若是黄征鸣动手,眨眼间…便可掏枪,杀人。

          可他,却目光冷漠,丝毫没有表情。

          但几乎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黄征鸣越是冷漠的时候,便越是可怕!

          一尊枭雄,面对杀子仇人,能冷静沉着至此,可以想象他的恐怖。

          这等人物,若是发起火来,恐怕足以震颤江南。

          可是不管怎么样,今日,必定不能动手......

          只不过他依旧不能够让自己的表情有任何被人看破的样子。

          他冷声说:“你,滚。”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显然,黄家家主退了。

          今日的他,不能动手,也不敢动手。

          如果连自家嫡子葬礼的体面都保不住。

          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这市里最大的笑柄。

          这话一出,众人便是明白,今天这事黄家不想闹大,也不打算闹大,但是这个人出了这道门,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就难说了。

          “呵......”

          陈纵横的花圈瞬间扔上了不远处的冥婚棺材上。

          只见那花圈四方四正的停在金碧辉煌的九龙拉棺正中。

          那‘万死无疆’四个字,正好对准了内里人的脸。

          讽刺的是,那一身的金甲,却丝毫挡不住那潺潺流出的鲜血。

          “五行八卦,九龙镇馆......”

          陈纵横脸上的嘲讽意味,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

          “还敢,叫生人陪葬,举行冥婚?历代皇帝都不敢,你等竖子…尔敢…?!”

          陈纵横眸光一寒,突然一声厉喝!

          声震如雷!

          说话间,那八卦阵眼处的一具具冥婚棺材…!

          截然碎裂!

          令人牙酸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仿佛要诈尸一样。

          到了现在,众宾客才发现,刚刚给他们递上清香的妙龄陪葬女子。

          此时全部被打扮恐怖的女婆子架着,仿佛木头人一样。

          如果不是那棺材碎裂,一旦下葬。

          估计就是再有多少年,都不可能被人发觉。

          论起心狠手辣来说,还真没有那个大户,能比上黄门了。

          看到冥婚被破坏,黄征鸣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他的目光瞪向不远处操控那些女人心智的高级心理师。

          只见此时的他满头大汗,仿佛刚刚蒸了桑拿一样。

          为了操控这些女子的神志,他花费了大量精神力,乃至心理洗脑。

          可此时,却被那青年的一句话,他的整个操控,都被打断了!仿佛被一口猛虎咆哮,撕咬。

          然而陈纵横那双眼睛丝毫没有任何波澜,仅仅是平静对视。

          便是让那世界顶级的心理大师,退避三舍,疲于奔命。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这么喜欢赚死人钱,那就给他一起去坐伴......”

          这句话一出,不远处的心理大师便是两眼无神,仿佛一只僵尸一样。

          直挺挺的往前扑。

          为了防止影响催眠效果,那心理大师离棺材的距离极近。

          不消一分钟,就直接跳入了棺材中。

          黄家大公子,辉煌一世,临了......

          被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压了棺。

          众宾客吃惊的眼神仿佛和一把把利剑,穿向了在场黄家人的心脏。

          此时的黄泓晖,眼睛恨得快要掉出去了,却在没有下令之前不能动半分。

          在他们的劲头还没有去的时候,那些陪葬女子们......缓缓一个接一个的恢复了神志。

          心理操控大师死了,这些女子们终于恢复了清醒的神志。

          “放开我......”

          “鬼啊......”

          “救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陪葬......”

          女子的哭泣声不绝于耳。

          本来就是妙龄美女,周围那些比较色的宾客瞬间就被吸引出了怜香惜玉的心。

          只是......

          黄家他们还没那个胆子得罪,眼睛却是没办法管住了。

          “我只是来打工的,我不要死啊!”

          可惜的是,那些鬼婆的力气奇大,一般人很难挣脱。

          这也是她们能够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黄征鸣显然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同时也给了陈纵横解决那些鬼婆的时间。

          只见他身影飘过,暗色的残影在众人的眼中根本难以捕捉。

          眨眼间…!

          那群鬼婆们......瞳孔瞪大,脖颈处......齐齐冒血!

          紧接着,一群鬼婆们,齐齐栽倒在地!

          腥血一片,尸体染红了地面!!

          教堂内,全场所有宾客,面色骤变!!

          这?!

          眨眼间,袭杀数十名鬼婆?!

          这简直!

          更恐怖的是,他们所有人,竟都没有看到…这个青年是怎么出手的?!

          他的身手,实在太快!

          陈纵横面色平静,缓缓掸去双手尘屑,而后脚下皮鞋,跨过那一具具鬼婆的尸体,一副风清云淡的模样。

          教堂不远处,家主黄征鸣面色猛地一跳,杀机汹涌。

          可他,强行按耐下无尽杀意!

          扭头,对身后的老管家说道。

          “让他,滚。”这几个字,是黄征鸣咬牙启齿说出来的。

          老管家凝重点头,而后…缓缓上前。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老仆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煞气,这个老仆,苍老的眸中…竟是隐藏着一股锋利的杀意。

          这老仆,是一柄利剑,虽已年迈,但却不曾生锈的利剑。

          陈纵横这才从远处收回了目光,视线投射在面前的老仆身上。

          “炮兵连,野战主炮手。”陈纵横声音深邃平静,仿佛能洞穿人心,“数十年军旅生涯,让你的脊椎腰部受损严重。这是顽疾,得早治。”

          唰~!此言一出,老仆的佝偻的身躯猛地一颤,带着不敢置信。

          他,52年参军。征兵入伍,野炮连,主炮手。三十余载军旅为生,最终病退。

          可......

          面前这个青年,是怎么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堂堂军旅之魂,竟会…沦为区区一个涉黑世家的走狗。”陈纵横缓缓说道,声音中带着无奈、莫名、和轻嘲。

          轰。听到此话,整个现场…所有人都是一震。

          这个青年,出口如此张狂?竟敢…对黄家忠伯如此说话?!

          整个沪海,黄家家主黄征鸣为大。黄家老仆…忠伯便为二。

          忠伯…亦姓黄,全名:黄忠。乃是黄门边缘血脉。如今幸得入黄家内门,成为老管家掌事,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黄门存在。

          而此时的老仆黄忠,亦是身躯一颤。苍老的双拳紧握,似有无尽莫名的气息…在涌现。

          陈纵横目光悠悠,他将右手缓缓伸入西装口袋内。然后,掏出了一包被白布包裹严实的东西。

          “今日黄公子葬礼,除了花圈,也想不好送些什么,这份…便当小礼吧。”陈纵横淡淡说着,将那包白布‘东西’递给了黄忠。

          黄忠老眸深邃,目光紧紧盯着陈纵横许久,这才缓缓转身,拿着那包物品,转交给了数十步台阶之上的家主。

          家主黄征鸣目光平静,接过递来的白布。然后…缓缓打开。

          四周一众宾客们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所有人都好奇想知道,这是什么?

          可......

          当黄征鸣将那包白布拆开的时候…现场,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只见,那片白布包裹中央…横放着几截血淋淋的断指!

          这,是活生生人的手指。

          白布中心,被染的一片血红。

          “这是前天,中山路十字街头,你黄家那些成员的断指。他们的尸体没有完整的,于是我便切下了几根手指还给你黄家。这,算是完璧归赵吧?”陈纵横站在台阶中,淡然自若的说道。同时,他又不慌不怕的掏出一根卷烟,缓缓点燃。

          前天,中山路十字街头。黄家派人袭杀。

          十名杀手尽皆命陨。

          今天,陈纵横亲自上门,将十名黄门杀手的断指奉上。完璧归赵。

          黄征鸣的双手都在轻轻颤抖,墨镜之下,他的瞳孔死死盯着数十米外的陈纵横。

          整个现场,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在场所有嘉宾,全懵了。

          那是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得无法置信。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