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终极兵峰陈纵横任婕蓝可盈 > 第26章 蝼蚁巢穴

        第26章 蝼蚁巢穴

          &lt;div class=&quot;read2&quot;&gt;第26章蝼蚁巢穴

          一整个上午,黄家长公子葬礼终止的消息,几乎传遍了全城。

          秋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秋伊人双手抱肩,站在落地窗前。目光凝望着窗外,可眼神却没有焦距。狭长的睫毛轻轻抖动,那是一股隐隐不安的预感。

          昨夜,陈纵横让她准备了四个花圈。扬言,要出席黄公子的葬礼。

          而今凌晨,他竟,真的去了。

          秋伊人劝阻不了他,这几天的接触下来,她突然明白,这个男人…是一头闭目沉睡的野兽。她的劝阻不了野兽的。

          她更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内心,她不明白,这个男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为何会前去参加黄家葬礼?他难道,不知道一个成语,叫狼入虎穴么?

          黄家葬礼现场,那不正是虎穴之下么。

          从一整个早上开始,秋伊人便心神不宁。而后,得知黄家葬礼被取消的消息,她的心跳更加凌乱。她最担心的事情,似乎正在不可控制的发生。

          陈纵横去了黄家葬礼,接着葬礼便取消了?

          他在葬礼现场,究竟干了什么?

          他,还能活着走出来吗?

          与此同时。

          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秋怀海同样心神不定。

          他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这位年过五十的商场枭雄,此时此刻竟是有些坐立不安。

          他在沪海市深耕多年,消息网也算全面。当他从手下眼线中得知,捣乱黄家葬礼之人,是陈纵横时。这位秋家掌门人彻底坐不住了。

          紧接着,他再派人前去一探消息。可时至此时,还没有任何回复。黄家已经彻底封锁掐断了消息。

          此时,他只知道黄家葬礼终止了。

          至于葬礼上具体发生了什么?后继情况如何?

          一概不知。

          越是不知,便越是不安。

          大闹黄家葬礼,这…无异于飞蛾扑火啊。

          那个陈姓年轻人,终究太年轻气盛了。

          纵使他再能打,身手再好。

          可那黄家,却是一整个大族啊。

          什么是族?

          成千上万,血脉绵延。

          这,便是族啊!

          一人之力,如何…应对千军万马?

          小陈他这般举动,不仅害了他自己。更是将整个秋家都给牵扯进了绝路。

          黄家倾巢的报复,要如何应对?

          ......

          正午,十一点。

          烈日高照的秋氏大厦门前,两名保安驻守在执勤岗位前。四周显得有些静谧,初夏来临的征兆,让空气都变得安静燥热。

          突然,一辆黑色奔驰S600从远处驶来,缓缓停在了秋氏大厦门口。

          一双黑色蹭亮的皮鞋缓缓跨出,陈纵横嘴里叼着烟,气质儒雅的钻出了汽车。

          他就这么风轻云淡,走进了秋氏大厦内。

          同一时间,一则消息瞬间传递至整个集团的数位高层耳中。

          陈纵横,回来了。

          总裁办公室。

          秋伊人俏脸不敢置信,带着无尽复杂。

          他,回来了?

          “立刻,请他来见我。”秋伊人俏脸复杂凝重,对秘书吩咐道......

          数分钟后。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陈纵横嘴里叼着烟,气质儒雅,缓缓走了进来。

          秋伊人转身,美眸复杂莫名,在这个儒雅青年的身上反复扫视着......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惊。

          面前这个男人,几小时前还在大闹黄家葬礼。而此时此刻,却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他,究竟是怎么出来的。

          黄家,竟真的放他回来了?

          “陈先生,黄家…有没有为难你?”秋伊人声音带着复杂莫名,小心翼翼问道。

          陈纵横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淡然而优雅。

          “为何要为难?黄公子是我所杀,作为当事人,我自然要去送他最后一程。”

          “这,有什么不对么?”陈纵横淡淡说道。

          秋伊人:“......”

          究竟是要有多霸道,才能说出这番话来。杀人者,给死者送别?简直前所未有。

          “陈先生,今日…你太冲动了。”秋伊人声音带着凝重,虽然她不知道陈纵横是如何能够安然归来的。但,今日陈纵横这一举动,确实是在火上浇油。

          “黄家葬礼,你贸然前去…等与狼入虎穴。纵使您身手再好,可终究…不是一整个族的对手。”

          “虎穴?”陈纵横深吸了一口烟。

          转身,淡然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区区黄家,与我而言,不过蝼蚁巢穴。”

          只留下秋伊人呆滞站在办公室中,满脸的震撼,错愕。

          ......

          这一场黄家葬礼,几乎牵动了整座沪海的神经。

          葬礼终止,更使得整座城市内各种小道消息漫天,沸沸扬扬。

          今日的沪海,注定不宁。

          风云动荡,浪起淘沙。

          而作为这场动荡的主角,陈纵横却依旧淡然的靠在椅子上,一根又一根的抽着卷烟。

          直至黄昏时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陈先生,下班了。走吧。”秋伊人忍着这满屋子的烟味,对他招呼道。

          对于这位安保总监,秋伊人不敢摆任何架子。不仅因为陈纵横连续救过她两次命,更因为…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强到秋伊人都不敢与之直视。

          陈纵横掐灭烟头,起身,淡然自若的走出了办公室。

          楼下,五辆黑色奔驰防弹车已经等候在此。

          上车,启动。

          五辆黑色奔驰车缓缓驶离。

          一路上,秋伊人的心绪始终有些不安。

          从今日此事开始,她秋氏集团与黄家的恩怨,彻底陷入不死不休的地步。

          也就是说,她身边的每时每刻,都将危机重重。

          可这一路上,却出奇的安静。

          五辆奔驰车沿着主路,行驶了半小时。然后缓缓驶入了紫园庄园别墅区。

          并未出现刺杀和袭杀,安静的有些过分。

          奔驰车队缓缓停在了秋氏别墅门口。

          秋伊人下车,美眸复杂的扫视了四周别墅一眼,数十名保镖驻守在别墅外,看似铜墙铁壁,严密仿佛。

          可秋伊人心中的不安却更甚。

          黄家承袭百年,这数十年来,多少家族被倾巢碾压,如蝼蚁般摧毁。黄家之势,无可衡量。

          她心中甚至有一个不敢想象的念头:若黄家倾巢而至,自己,以及整个秋家,要如何面对?

          秋氏别墅内,灯光璀璨。

          今夜的晚餐,还是由秋母骆香楠亲自掌厨。

          满满一桌子的美味菜肴,芬芳扑鼻。

          别墅外,天色已渐渐陷黑。

          而别墅内,秋家的晚餐正开餐。

          面对这满满一桌的美味菜肴,秋伊人却没有什么胃口,心绪复杂压力之下,哪儿还有心思吃饭呢?她握着筷子,目光有些失神。

          一旁的妹妹,秋霜下却是满满的状态,伸出筷子,对着满桌子的菜肴上下其手,丝毫没有一点姑娘家斯文的样子。

          二十出头的年纪,哪懂什么斯文?更何况她本就不是斯文小妹妹。在学校,她可是校霸,装斯文?谢谢,她不会。

          小丫头伸手从盘子上抓起一只大闸,开始动作娴熟的拨壳。

          虽然在她餐桌前已经堆满了大闸蟹壳,不过显然她毫不在意的,用她的经典名言:能吃是福,反正本小姐又吃不胖。

          “对了姐,听说…今天黄家公子的葬礼上,有人去闹事了?真的假的?”

          秋霜下一边啃着大闸蟹,一边眨着美眸,好奇的目光投向姐姐。姐姐在商场许多年,她的消息,应该比自己灵通吧。

          此言一出,空气…倏然安静了下来。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