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张浩朱允熥 > 第10章储君之位

        第10章储君之位

          詹徽,大明吏部尚书。

          洪武皇帝朱元璋在万年废除了 流行千年的丞相制,设立部,部大臣直接归皇帝管辖,更进一步加强了央集权和皇帝地权力。

          大明开国不过二十余年,统一天下时间更短。

          臣武将没有那么泾渭分明,而且这些人达官显贵之间,也有着根深蒂固的关连。所以当蓝玉传话请詹徽过来,后者二话不说,一个正二品的臣,直接到了武人的队伍里。

          “老詹!”蓝玉靠近些,小声说道,“你读书多,认字也多,你给咱们琢磨琢磨,皇上给三爷这吴王的封号啥意思?”

          詹徽看看左右,“吴乃是万岁登基之前.........”

          “说点干货,恁读书人就是这么墨迹!”蓝玉瞪眼道。

          詹徽也不恼,他俩是姻亲,继续说道,“依在下看来,怕是皇储之位,要落在皇孙的头上!”

          “那不是应该地吗?”景川侯曹震道,“吴王是太子的嫡子,当然........”

          说着,只见詹徽摇摇头,“皇孙未必是皇嫡孙,侯爷难道不知道,昨儿皇上还封了二爷为淮王!”

          众人顿时有些发怔,淮可是他们的家乡。

          从根上说,他们都是淮人。

          一个是皇帝登基之前的国号。

          一个是大明皇族老家的封号。

          还真不好说呀!

          “俺不管那些,反正俺就认吴王,天王老子也不好使!”

          东莞伯何荣一副兵痞的样子,咧嘴说道,“三爷是太子嫡子,三爷的娘是常大将军的闺女,俺就认他!”

          众人纷纷附和,可是蓝玉却若有所思。

          “你这么肯定,那位子会落在皇孙头上?”蓝玉在詹徽耳边说道 ,“太子虽然没了,可是诸王正是年富力强......”

          说着,蓝玉的脑忽然想起一个英武不凡的身影。

          燕王。

          燕王朱棣,驻兵在北平,为大明驻守国门。

          从军事的角度和能力上来说,蓝玉十分欣赏燕王。

          燕王数次深入漠北,打的蒙古人不断后撤,麾下都是骄兵悍将虎狼之士。

          可是从个人情感,以及其他方面来说,蓝玉对燕王防备极深。

          前年,他奉皇帝之命为大将军,征讨漠北蒙古。

          大明开国武将,死的死老地老。蓝玉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凭借赫赫战功,还有大将军这个身份,蓝玉发现,他竟然调动不了燕王手下的兵马。

          那些精兵强将,只认他燕王,不认什么大将军,更不认朝廷。

          当时太子朱标尚在,蓝玉多次给太子写信说过,燕王有异志。

          可是太子仁厚,对兄弟手足颇为宽容,根本没听进去。

          其实不是没听进去,而是太子在,燕王有异志也要 压在心底,他根本无法撼动太子的地位。

          但是现在太子没了,真要是那个位置落在皇孙身上。

          届时陛下百年之后,怕是血雨腥风!

          “哼哼!”想到此处,蓝玉冷笑两声,心道。

          “不怕你有反心,就怕你不来!那个位置若真是落在三爷头上,你燕王敢反,俺就跟你老账新账一起算!”

          “万一要不是三爷呢?”

          蓝玉又陷入迷茫。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三爷年纪尚小,平日也没什么明主的样子,万一万岁爷不喜欢?

          蓝玉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落寞。

          他蓝玉能有今日,靠的是两个人。

          一是他的姐夫,朱允熥的外公常遇春。当年若不是常遇春极力在皇帝面前推荐,他还是一个小兵。

          第二就是太子,自己的性子有些粗暴跋扈,若不是太子念着亲情维护,怕也是早死了。

          而且开国之后,太子更是力排众议,数次在皇帝面前给自己加官进爵,让自己独领一方。

          “俺蓝玉虽然是粗人,但是俺知道啥是忠义!皇储之位必须是三爷,若不是三爷,以后俺拼了命不要,也要扶三爷上位!这样俺才对得起俺的姐夫,对得起俺外甥女,对得起太子爷!”

          ~~~

          紫禁城,奉天殿,后院。

          初春的鲜花在阳光下盛开,朱元璋独坐在花厅之,面如沉水似乎在想着什么。

          侍卫宫人都在皇帝十步之外,屏声静气,丝毫不敢打扰沉默的皇帝。

          朱元璋手边的石桌上,简朴的瓷碗装着一碗金黄色的小米粥,里面一颗剥了皮晶莹剔透哦的鸡蛋,还有两盘小菜,一个烧饼。

          身为天下至高无上的帝王,朱元璋却简朴得让人不敢置信,所穿的是布衣,所吃的不过是普通百姓人家的饭食。

          虽然他是皇帝,可是他心始终记得自己的出身,一个饭都吃不饱的农家子弟。年少时跟着父兄在地里辛苦劳作,粗茶淡饭半饥半饱的生活告诉他,一粥一饭来之不易。

          而当了皇帝之后,他也深知,百废待兴的大明帝国之,还有许多人在忍饥挨饿。

          渐渐地,粥凉了,香味也散了。

          朱元璋的贴身太监黄狗儿见状,斗胆上前,小声说道,“陛下,用膳吧!”

          黄狗儿五十多岁,原是大都城蒙元皇宫的太监,后大都城破,被俘虏送至应天府宫,伺候大明皇帝。

          蒙元时天子宠信奸臣宦官,可是如今的大明,皇帝对这些没卵子的人,极为厌恶。只是伺候,在朱元璋的眼里太监算不得人,只能照顾他的起居,其他事一概不能多嘴。

          若不是黄阿狗尽心尽力了伺候了几十年,只怕是这句用膳都不敢说。

          “吃不下!”今天是朱标送葬的日子,朱元璋正在悲伤之,没有半点食欲,“拿下去吧,留着咱晚上吃!”说完,挥挥手显得有些不耐烦。

          “陛下!”

          黄狗儿忽然跪下,磕头说道,“奴婢斗胆,请陛下进一些。您已经几天没好好用膳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奴婢无用之人,实在是心疼主子!”

          “你......”朱元璋本想发怒,可是最后那句心疼主子,让他心一缓。

          他厌恶太监,但不是无情之人,何况这个奴婢伺候了他十几年。

          “知道了,拿下去吧,咱现在想吃!”说着,朱元璋站起来,在花园之走动,见到那些盛开的花草,脸上露出些寂寥,“原来皇后在时和咱说过,宫里这些地方都种了花花草草可惜了,不如种些蔬菜,养些鸡鸭!”

          “当时咱还笑话她,捧着金饭碗要饭吃。”说到这,朱元璋眼神又有些悲痛,“当日,听他的好了。以前在应天的时候,军粮紧张,她在王府里也种了许多庄稼。”

          “咱在外打仗,她带着几个儿子在地里忙活。老大听话,说啥干啥,老四总是不老实,干一会农活,就惦记舞刀弄枪!”

          “咱有一次回家,正好看见他们娘几个在那收割庄稼!”朱元璋的脸上显先是露出幸福,随后又变成暴怒,忽然用力踩踏着那些盛开的鲜花。

          “开这么好看,有个球用?当吃还是当喝?你开这么好看,给谁看?咱媳妇和儿子都没了,你她娘地还开这么好看?”

          他本是武人,虽然年老可是力气还是很大,几番踩踏之后,精心修正的花草已是不成样子。

          “陛下!”暴怒之时,身后传来声音。

          “说!”朱元璋怒道。

          “书舍人刘三吾大人来了!”宦官报告。

          朱元璋平复下心怒气,整理下衣服,“让他过来!”

          没一会儿,一位夫子模样,稳重大方的读书人被带了进来。

          大明书舍人刘三吾。在废除宰相制度之后,书舍人就等于半个宰相,非皇帝的心腹,有大才干者不能居之。

          后世人都说,朱元璋不喜欢读书人,其实实在冤枉了他。

          朱元璋喜欢的是,那些愿意做实事,有真学问,有好的品德的读书人。

          他也乐于倾听,善于任用这些品德高尚,有真才实学一心为民的读书人。

          “臣,刘三吾参见陛下!”刘三吾五十多岁,面容儒雅。

          “起来吧!”朱元璋摆摆手,吩咐道,“给刘大人搬个凳子来!”

          边上侍奉的黄狗儿,赶紧以首领太监之尊,给刘三吾搬来一个凳子。

          刘三吾连谢都没有一个,直接一屁股坐下。

          黄狗儿也不敢让他谢,肃手推到一边。

          “找你来有个事儿!”朱元璋也搬个凳子,和刘三吾面对面坐下。

          “陛下何事?”刘三吾问道。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