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张浩朱允熥 > 第20章我得弄点钱

        第20章我得弄点钱

          皇帝也为钱发愁。

          朱元璋是个好皇帝,从心里顾及百姓的民生。

          数十个藩王进京,他们走一路要吃一路,人吃马嚼的不是小数。

          怪不得,朱元璋死后,严令各地藩王不得进京奔丧。

          根源就是怕,骚扰到地方,带来严重的负担。

          若是再往后几百年,啥清大帝之类的,每逢寿辰就是发财之时。

          各地督抚轮番进献,宫又是修戏台,又是建花园。

          为了显示所谓的煌煌盛世,大办特办,繁花似锦烈火烹油。

          几百年下来,天下的好东西都进了他一家一姓的腰包。

          后来被人家红毛绿眼的国联军,抢了又抢。

          “孙儿,你记住!”见朱允熥若有所思,朱元璋正色道,“当皇帝,虽然受天下的供养,想 要啥有啥,但是当皇帝的人,不能贪心!”

          wxsy.

          朱允熥肃容倾听,皇帝教诲。

          “皇帝,是给天下人做主的。皇帝,是让人过好日的,不是祸害人的!”朱元璋继续说道,“你知道当皇帝最大的权力是什么吗?”

          朱允熥摇头。他虽然有着后世的灵魂,有着后世的独特眼光和见解,还有着超越历史几百年的先见之明,但是他知道,当皇帝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皇帝最大的权力,是控制!”朱元璋双手握成拳头,慢慢舒展开,指了指他的心窝,“控制的是这里!皇帝,要控制自己的心。控制自己的贪欲,控制自己的享乐!”

          朱允熥拜倒,“孙儿记住了!”

          随后,朱允熥陪着朱元璋用了膳,又和老头说了一阵闲话,才转身出来,朝东宫走去。

          一路上,朱允熥都在想一件事,边走边想,表情有些沉重。

          那些跟在他身后的宫人侍卫,见吴王若有所思,也都不打扰。

          朱允熥在想钱。

          既然自家老头怕藩王的队伍骚扰对方,那由朝廷先垫付藩王过境需要的费用,不就完了吗?

          藩王的家眷多少,属官多少,每人每天的伙食费用,住宿费用按照官阶大小都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况且真的让藩王来京,还可以限定他们的随扈数量。

          用不了上万人,每个王爷带上几百个侍卫,加上家眷属官撑死了一千人。北方的藩王可以在山东等地乘坐运河船只南下,那样的花费更少。

          可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朱元璋的性格,是不会从国库拨钱给儿子们当路费的。

          他又绝对不会像什么后世的大帝一样,让地方督抚捐款。

          想着钱,朱允红也有些头疼。

          他虽然贵为吴王,可是手里也没几个钱。

          皇族之后去了封地才有钱,他当皇孙的时候一年就是一千两银的赏钱,多一分都没有。

          别说他,宫里有一个算一个,一个比一个穷。

          钱是好东西,不但能解燃眉之急,还有大用。

          据说后来朱棣之所以能打下南京,就是因为长年累月的大撒银票,收买了许多军官和宫人。

          现在,自己在朱元璋心的位置越来越高了,自己不但需要有自己的班底,也更需要建立班底的钱财。

          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忠诚,只有绝对的利益。

          但是这事,还真要从长计议。

          朱元璋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千万不能弄巧成拙。

          朱允熥边走边想,自己在朝能获到多少支持。

          两个舅舅,掌管京武威,武隆两大营共三万人的京营兵马。

          舅老爷蓝玉身上虽然有大将军的位置,其实在京城一兵一卒都没有,只有几百家将。

          颍国公傅友德,宋国公冯胜等人也都是如此。

          这就看出朱元璋的手腕来了。

          这些跟随他的老兄弟,个个能征善战,位高权重,但是不出征的时候,没有兵权财权。

          朱标的政治遗产,倒是有不少大明上层将领,除了京的武将之外,各地守将也有不少。可是那些人打仗还行,真要是用他们干别的,只怕反而会坏事。

          臣呢?

          想到这些臣,朱允熥更是头疼。

          现在距离清洗胡惟庸的党羽才过去几年,朝凡是有实权的官,都不敢有任何的结党营私之嫌。

          自己若真是被朱元璋选定了储君,他们肯定效忠。但是皇位一日没落到自己身上,这些人一日不敢站队。

          思来想去,朱允熥哑然失笑。

          原来自己这个吴王,是既没钱,又没人。只有一堆隐藏着的政治遗产。

          渐渐的,走到东宫。

          穿过奉安殿,后面一个清净的小院就是他的住所。

          院门前,两个侍卫正在指挥一群太监,不住的往里面搬东西。

          那两个侍卫正是当日在朱标灵前,善意提醒过自己的廖家兄弟。

          ”参见吴王殿下!“廖家兄弟见到朱允熥,赶紧行礼。

          ”快快轻起!“朱允熥笑着扶起来。

          这哥俩虽然只是宫的侍卫,官阶不高,但是代表的是身后楚国公一脉,不能小觑。

          ”这都什么呀?“朱允熥看着小山一样的礼盒说道。

          ”回殿下,这是端午时,是各地藩王进献的贡品。陛下特旨,让臣等给您送来!“廖镛恭敬地说道。

          端午节,华夏人传统节日。

          不过太子朱标刚刚去世,这端午在宫根本就没过。

          ”辛苦你们哥俩了!“朱允熥笑笑笑,随后拿起一个礼盒,蜀王朱椿的礼物,封条上写着柏枝熏肉。

          朱元璋崇尚简朴,他这些儿子也不敢送贵重东西,千里迢迢送了点腊肉之类。

          这些货物通过驿站快马传递,所产生的费用,超过了礼物数倍。

          等等,朱允熥好似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一条可以有钱的路,可以让国家有钱的路。

          驿站!

          和廖家哥俩随后说了几句,朱允熥一人在花园里溜达,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灵光一现。

          以前看那些穿越小说,主公人穿越古代,靠着啥卖火柴,香皂就能发家致富那是扯淡。

          这玩意现在就有了,宫所用的火柴和后来大同小异。香皂那玩意更是人之家就能用上,没香皂用什么洗澡?

          还有什么蒸馏酒,现在大明严令各地不得私自酿酒,很多百姓吃不饱,拿粮食酿酒,长几个脑袋。

          玻璃那玩意现在也有,大明的宫城里很多窗户上,都装着五彩琉璃。

          再说自己也不会啥发明创造,这个驿站倒是给了朱允熥一个想法。

          朱元璋重视各地民生,每天的奏折都是驿站快马传递。而且各地的驿站,还要负责官员的往来,颇有些后世邮政的意味。

          但是大明的邮政不赚钱呀?

          那自己改动一下,把后世邮政的挂念套在现在的驿站上,能否给大明增加一条财源。

          如果可行,那藩王进京贺寿的问题迎刃而解。

          而且,自己朱元璋心的位置,也能更上一层楼。

          朱允熥越想越兴奋,回头吩咐道,”本王要写点东西,你们谁都不许打扰!“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