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张浩朱允熥 > 第28章三爷的信

        第28章三爷的信

          “陛下!”蓝玉从武将之列,昂首而出,朗声道,&a;quot;臣,当仁不让!”

          说完,看着殿群臣,满脸傲气。

          他有资格骄傲,在大明开国诸将老去之后,他屡次征讨塞外,次次都是大胜而还,打得北元闻风丧胆。

          “陛下万寿在即,臣愿用伪元贼子之头,为陛下贺寿!”蓝玉说话铿锵有力。

          ”好,就你了!”朱元璋淡淡的笑了几下,站起身,“传旨!”

          殿所有人跪下,聆听圣训。

          “蓝玉为征北大将军,携神机,龙骧神威三大京营四万五千人出征,并节制边地卫所兵马。”说着,朱元璋看看蓝玉,“咱,叫秦王也听你的指派,他的兵你也可以用。记着,北元的贼子既然来,就一个都别让他么和回去!”

          “臣,遵旨!”

          蓝玉抬头,余光看看朱允熥,微微的笑笑。

          朱允熥也对这个舅老爷,略微点头。

          “传旨!”朱元璋又道,“出征之前,皇嫡孙吴王带咱检阅三军,以壮军威!”

          朱允熥大喜,“臣,谢陛下隆恩!”

          除了政事上朱元璋开始相信自己,在军事朱元璋也开始有心的塑造自己。

          跪着的朱允熥余光看到金色的龙椅,知道距离那个位置,又近了一步。

          ~~~~~

          如今大明对于北元有着战略性压倒的军事优势,北元根本不敢打动大规模的入侵,这次侵犯边关,大概也是大明的经济封锁急了,要打开封锁口,出来抢东西。

          大明不但军事上压迫,经济上也压迫,盐茶糖铁瓷布等等原产出的各种制品,一概不许跟北元交易。

          所以尽管北元还有着庞大的骑兵体系,可日子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散朝之后,蓝玉回了府邸,没多久之后他身边的那一群淮西武将也都纷纷到场,蓝玉专门叫人整治了好酒好菜。

          这些武人凑在一起,除了喝酒赌钱,谈论的就是怎么打仗。但是现在,蓝玉出征在即他们说的却是别的事。

          ”蓝大哥!“景川侯曹震,拿着酒杯说道,”你说,今儿老爷子对吴王.......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

          ”何止有意思?“鹤寿侯张翼开口道,”老爷子就差没直说,吴王是皇太孙了!“

          话音落下,桌子上的武人们都纷纷笑了起来。

          太子在时他们都是太子一系,太子不在了他们就失去了庇护。如今太子的嫡子,武将之首常遇春大将军的外孙,有望成为太孙,他们如何能不高兴?如何能不得意?

          朱允熥的出身,注定他天然是这一派勋贵的期盼。爹是太子,母亲的常遇春的女儿,总比朱允炆那个庶出的皇孙身份要强。

          莫说现在朱元璋栽培朱允熥,就算是将来朱允熥想要那啥,这些人,也会有人挽袖子上去。

          要不然,为何在朱元璋万年之时,把这些不太服朱允炆的人,全宰了呢!

          众人纷纷大笑,蓝玉捏着酒杯,也笑道,”老爷子不立三爷,立谁?既是太子嫡子,皇帝嫡孙,又是俺姐夫常遇春大将军的外孙。只有三爷才能服众,只有三爷才能让咱们爷们服气呀!“

          ”咱爷们哪个不是在常大将军手下效力过?哪个不是受过太子爷的恩惠?他娘的咱们还都沾亲带故,你们说, 要是不立三爷,立了别人,咱们服吗?“

          ”蓝大哥说的是!“

          ”大将军说的是!“

          众人纷纷点头,这些头脑简单的武夫,蓝玉的话算是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他们不想那么多,就是认亲不认理。无论是身份上,还是血缘上,他们都和朱允熥亲,所以就认吴王。

          ”不过,现在还没定下来,嘴上都带着把门的,别出去瞎咧咧!“蓝玉收敛笑容,对众人正色道,”只要老爷子没开口,这事就不算数!“

          众人点头,这点心机还是有的。

          ”况且多少双眼睛都在背地里盯着三爷呢!“蓝玉又道,”不能给人落下把柄,但是咱们这些人,必须要维护三爷,明白吗?“

          &a;quot;那是自然,咱们以后的身家富贵还指望着三爷呢?”

          “三爷是太子爷的嫡子,咱们必须维护。”

          “谁他妈敢跟三爷炸刺儿,老子剁了他!”

          武将们说啥的都有,蓝玉眯着眼睛喝了一口酒。

          他的脑浮现出一个人,一个太子在世时候,他就极力让太子防备的人。燕王,朱棣。

          众人正乱哄哄的喝着,管家进来。

          这管家原来是蓝玉身边的亲兵,伤了腿脚上不得马,才在府当了管家。

          “将军!”当了管家还是军人左派,不喊老爷喊将军,“二少爷来了!”

          “他来了你干什么,让他 进来吃酒就是了!”蓝玉纳闷道。

          管家口的二少爷,就是蓝玉的外甥,常遇春的儿子,继承了公爵之位的常升。

          “二少爷找您有事!”管家小声道。

          “你们几个喝着!”蓝玉扔下酒杯,走了出去。

          偏厅,常升正在喝茶。

          他面目和常遇春有些相似,手长脚长宽肩膀,一看就是骑马射箭的好汉子。

          ”老舅!“见蓝玉进来,常升赶紧说道。

          ”啥事?神神秘秘的!“蓝玉从小算是被常遇春和姐姐带大,所以和姐夫一家感情极好,对常家兄弟,比自己儿子还要看重。

          ”给你的信!“常升小声道。

          ”谁?“蓝玉急闻。

          常升没说话,比划了一个三的手势。

          他常遇春之子,算是大明勋贵身份最显赫的人物。对于皇帝的性格,也颇为了解。

          蓝玉他们在密室吃饭自然没有耳目,可这是蓝玉家的偏厅,到处都有下人。而老爷子那神出鬼没的锦衣卫,让他们不得不小心。

          蓝玉摆摆手,所有下人都退下,走远。

          打开信,仔细的读了起来。

          ”舅公蓝玉亲启!“

          信,是朱允熥用晚辈的口吻写的,让蓝玉笑了起来。

          ”皇爷爷万寿在即,此次出征务必要竟全功,不但要胜还要胜的漂亮。“

          ”朝不知多少人眼红嫉妒您的功绩,所以熥儿多嘴,缴获金银牛马等战利品,不能私分。若抓获北元贵族女子,当安全带回大明。“

          ”舅公直爽豪迈之人,可有时候在别人眼,却是桀骜骄纵。熥儿请舅公,谨慎言行,千万不可授人话柄!“

          ”说的什么?“

          见蓝玉看完,把信放在火伤烧着,常升问道。

          蓝玉是胆大包天之人,什么事都不放在眼里的,除了太子朱标之外从没有人叫他收敛过言行,现在被一个小孩子敦敦告诫,他是既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温暖。

          ”三爷让俺谨慎言行,别给人留下把柄!“

          ”他是长大了!“常升笑道,”开始操心起长辈来了!“

          ~~~

          不知道蓝玉能不能听进去。

          千万要听进去,不然浪费了我一片苦心。

          站在院子,朱允熥遥望夜空。

          朱元璋要杀人,才不会问你是谁,有多大能耐。他杀人,都是目的性的。

          原本时空,太子一死,立了朱允炆为皇孙之后。蓝玉的罪名一夜之内就多了无数。

          私分战利品,结党营私有不臣之心。

          不守臣礼,侮辱北元皇妃,睡了北元皇帝的女人。

          因为边关城门落闸他进不去,扬言血洗边关。

          蓝玉的桀骜不是一天两天了,之所以朱元璋那样性格的人能容忍他到今天,不是因为他多能打,而是因为他和太子朱标的关系。

          朱允熥收回目光,心道, ”该说的都说了,看他自己!“

          自己是想要那个位子,但自己也不想要一个桀骜不驯的蓝玉。

          为人臣要有为人臣的样子,他的告诫是种保全,更是一种提醒。

          假若朱元璋认为自己驾驭不了蓝玉,桀骜的蓝玉也一样要死。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