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张浩朱允熥 > 第4章大将军蓝玉

        第4章大将军蓝玉

          “三爷,身体可无恙?”傅友德,冯胜,二人都是一脸关切。

          这些老臣,几乎都是看着朱允熥的父亲朱标长大,内心之,都把朱标当成了晚辈。

          也更把朱允熥这个朱标的嫡子,当成晚辈。

          朱允熥颌首示意,“有劳二位国公惦记,无恙!”嘴上虽然没有亲热地话,可眼神之的感激和谢意,溢于言表。

          这些老臣都是看着他父亲长大,在大明帝国尚未鼎立的岁月,朱允熥的父亲朱标就是坐在这些人的战马上,见证了大明王朝的赫赫武功,也是在这些人的呵护下,渐渐成长为合格的,不可动摇的储君。

          爱屋及乌,这些人爱戴朱标,这份爱心自然在朱标死后,转移到了朱标的嫡子朱允熥的身上。至于朱允炆,大概此刻在他们眼只是一个普通的庶子,有朱允熥这个大明皇族和淮西勋贵联姻的嫡子,朱允炆这个母族出身不高的庶子,他们能看得上?

          刚说了几句话,朱允熥余光看见,又有人过来,都是走路急冲冲的勋贵,都是开国的淮西集团武将。景川侯曹震,鹤庆侯张翼,东莞伯何荣。楚国公廖家一脉。

          “不好!”朱允熥忽然惊醒,“树大招风,自己和舅舅说两句话没什么,但是大明开国的这些将领和后裔,那么都围过来,一个不小心,就会给别人落下口实!”

          深宫之步履维艰,步步惊心,不可大意。于是告罪一声,抱着两个丫头,迈步进了奉安殿。

          “哎,三爷怎么走了!俺还没给他磕头呢?”

          几个武将紧赶慢赶,还是只看到了朱允熥的背影,景川侯曹震大声说道。

          “小声些!”傅友德性子沉稳,出口说道,“今日,咱都得收敛起大嗓门!”

          大将军蓝玉看着奉安殿里痛哭地人们,皱眉道,“三爷从小没娘,现在又没了爹,他年纪尚幼,深宫大院不知道多少人要准备算计他!”说着,已经咬牙切齿,“太子爷虽然没了,可是咱们这些人,深受太子爷的恩德,要照看好他留下的这唯一血脉!”

          “这还用大将军说!”景川侯曹震更咽道,“洪武十年,二十年,俺两次犯法,要不是太子爷护着俺,早就被砍了脑袋了。太子爷在俺听太子爷的,太子爷不在了,俺就听三爷的。”

          东莞伯何荣也开口说道,“没太子爷,俺哪来脑袋上的爵位!太子也走了,俺一颗心就跟着三爷,倘若万岁爷有恩典,让三爷就藩。俺这鸟伯爵也不做了,跟着三爷去做个守门的,算是报答太子爷的恩情!”

          纵观上下五千年,朱标不但是地位最稳固的太子,也是最得人心的太子。朱元璋脾气暴躁,这些跟着他打江山的人,又都是些大老粗,有时候难免触怒于他。每次,都是朱标从化解,保全了不少人。

          尤其是那些武人,武人打仗捍不畏死,但是只要闲下来就难免惹是生非。

          像东莞伯何荣他们这样的人武将,以前是连李善长胡惟庸等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动辄骂娘,惹急了操刀子直接冲进人家府邸。

          若不是太子朱标眷顾他们军功在身,多次求情,只怕早就被洪武皇帝宰了祭旗。

          此时的朱允熥只知道自己的身份尊贵,却一时还没想明白,他这个太子父亲,到底给他留下了多少宝贵的政治遗产,还有人脉。

          奉安殿哭声一片,一进大殿堂,有宫人上前接过两个小丫头。而朱允熥一进来,就成为殿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尤其是吕氏,朱允熥清晰的看见,吕氏在擦拭眼泪的同时,不住的往他身上看着,眼神担忧和戒备的神色一清二楚。

          她带着朱允炆走过,没人理他们母子,即便是有也不是隆重大礼。而朱允熥走过之时,那些开国的老臣都围了过来,嘘寒问暖。

          朱允熥再次回头,看了眼殿外,春雨蓝玉,两个舅舅,还有那些淮西的开国武将,都在雨张望。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几人轻轻摆手。

          可就在这瞬间,朱允熥想起件事。现在是洪武二十五年,而洪武二十年,大将军蓝玉就会被朱元璋赐死。同案地还有许多开国的武将功臣,史书记载,公侯伯子被杀无数,有统计的人数,高达一万五千人。

          这其,一定包括殿外那些人,包括自己的舅舅。

          朱元璋为什么杀那么多人?

          朱允熥不禁看向,跪在那里嚎啕大哭的朱允炆。

          归根到底,还是为了他孙子的皇位,刚才听蓝玉等人似乎对朱允炆嗤之以鼻。而以朱元璋的性格,既然这些人不能辅佐他孙子,那干脆一杀到底,永绝后患。

          杀错了吗?以一个帝王的心态,没有错,这些桀骜的武人既然不能为孙子效忠,留着也是后患。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打着为大明正统的旗号,霍乱皇明的江山。

          但绝对是杀可惜了,以至于在后来朱棣造反的时候,建帝手根本没有可以统兵的大将。堂堂大明央竟无大将,让李景隆那样的的草包货色,为大军主帅。结果李景隆被他表舅朱棣打的落花流水,望风而逃。

          最可笑的是,建帝朱允炆不但不追究李景隆,反而诸多袒护。

          这些袒护带来了什么?带来了在朱棣攻打南京之时,李景隆投降开了城门。

          而一直被建帝防范的世袭武将勋贵,则是为了大明洪武皇帝遗命,战死无数。纵观史书,这些出身微寒的淮西武人,都在历史上留下属于他们的英雄事迹。

          别人暂且不提,凉国公蓝玉,威震捕鱼儿海,差点就生擒北元蒙古皇帝。擒获北元皇子嫔妃公主,亲王大臣上千人。

          俘虏蒙元降兵七万七千,以及宝玺、符敕、金银印信等物品,马、驼、牛、羊十五万余头。赫赫战功,堪比卫青,霍去病一般,一扫两宋以来,汉家男儿几百年积弱的形象。

          这甚至是某种程度上超过了卫青霍去病的功绩,强大的北元在蓝玉等人的攻击下,一蹶不振。黄金家族的最后遮羞布,被汉家儿郎一手掀开。

          “若是自己上位,这些人或许就不用死了,或许他们还能绽放出更璀璨的光芒!”

          朱允熥心道,这些人没死在敌人的弯刀下,反而死在了朝的内斗上,不免让人叹息。

          “太子爷呀!”

          “父亲!”

          奉安殿撕心裂肺的哭声,打断了朱允熥的沉思,巨大的棺椁就摆在奉安殿,棺椁内那张英武的脸,就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

          望着那具身体片刻,忽然,朱允熥心,悲伤如潮水袭来。

          “爹!”不用生姜,眼泪决堤而出,双膝跪地痛苦不已。

          不是做戏,而是在瞬息之间,朱允熥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自己。

          世上最痛苦地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自己也是家独子,父母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可是一场车祸,把整个家都给毁了。

          此刻自己的父母是否也在自己灵前哭泣?

          自己的亲人,朋友,战友,同学,是否也在哀伤?

          想起父母那隐隐发白的鬓角,还有日益衰老的脸庞。

          “爹!”

          “娘!”

          “儿子不孝了!”朱允熥热泪满襟,连连叩首。

          他叩地不是棺的大明太子,而是自己在后世,失去他之后,无依无靠地爹娘。

          越想越是悲伤,自己为了生计,早出晚归,都没来得及好好陪伴父母,更没注意到,他们其实都已经老了。自己总是觉得很累,可是却忽略了他们关心的目光。

          他们图地,不是自己赚多少钱呀!而是想让自己健康,快乐的活着。

          他们图地,不是自己有多美好的未来呀!而是想着家庭美满,儿孙满堂。“爸爸,妈妈!”朱允熥磕头,心哭道,“我会在这个世界好好的,快乐的,健康的活下去,请你们为我祝福。若还有来世,我会再做你们地儿子,好好的孝顺你们!”

          “爸爸,妈妈,永别了!”

          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在朱允熥的脸上不住的落下,顷刻间打湿他的衣襟,打湿他的袖子。

          “皇上驾到!”

          朱元璋来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