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张浩朱允熥 > 第6章祖孙情

        第6章祖孙情

          就在朱元璋在宫人的搀扶下,准备移步坐下时,朱允熥再次叩首。

          “皇爷爷,孙儿有一事相求!”

          “说!”朱元璋大手一挥,悲切地道,“你我爷孙之间,但说无妨!”

          朱允熥面容悲戚,双眼红肿,“父亲在时,孙儿顽劣,没少让父亲操心挂怀!”说着,擦下眼泪,继续说道,“父亲去了,孩儿想入皇觉寺,为父亲守孝三年,日日吃斋念佛,诵经听佛。为父亲,为皇爷爷,在佛前积累功德!愿父亲英灵常在,皇爷爷长命百岁!”

          说着,再次叩头,“请皇爷爷恩准!”

          朱元璋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翻涌起来。

          “多孝顺地孩子呀!”

          百善孝为先,孝是衡量一个男儿,最基本地准则。也是这个时代,最为让人欣赏地道德品质。

          世人皆信奉佛家家功德一说,朱元璋又少年时在皇觉寺出家为僧。

          这个十四岁的孩子,甘愿用自己三年的大好年华,舍弃荣华富贵。为父亲,为祖父,在佛前诵经祈求。只求父亲英灵常在,求祖父长命百岁,身体康健!

          这是何等地大孝?何等的美名?朱元璋如何能不动容?

          .

          看着朱允熥那张情真意切地脸,看着朱允熥那张像极了儿子的脸,朱元璋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欣慰。

          男人,只有经历风雨才能成长!

          这个孙子,虽然失去了父亲,但是他真正长成了一个男儿!孙子都是自己的好,这一瞬间,朱元璋忘记了朱允熥懦弱,蠢笨的性格,忘记他平日顽劣的表现。

          朱元璋甚至有些生气。

          我这么好的孙子,平日在别人地嘴里,竟然是那样的口碑!

          一个如此孝顺的孩子,怎么会是顽劣地?怎么会是蠢笨懦弱地?

          想到此处,朱元璋又有些自责。

          自己这个皇帝祖父,平日是不是有些忽略了这个孙子?

          见朱元璋看着自己,久久不说话,朱允熥再次叩头,郑重道,“皇爷爷,请成全孙儿的一片孝心吧!”说完,膝行两步,将手放在朱元璋的膝盖上,泣不成声。

          仔细地看着朱允熥消瘦的脸颊,红肿地双眼,再想起这孩子听闻父亲去世,当场哭昏了过去。

          朱元璋顿时心疼,柔声道,“好孩子,咱知道你孝顺。可现在不是说这个地时候,你父亲刚走,你要爱惜身体,好好活着,才是真地孝顺!你不为别人想,也要为你爷爷这把老骨头想想!”

          “皇爷爷!”朱允熥眼含泪光,慢慢把头靠在朱元璋的腿上。

          “痴儿!痴儿!”朱元璋亦是眼含泪光,轻轻抚摸朱允熥的头发,喃喃说道。

          奉安殿,呼吸声清晰可闻。无论是臣子,还是宫人,皆是动容。

          朱元璋虽是祖父,但他先是皇帝,才是祖父。

          朱允熥虽是孙子,但他先是臣,才是孙。

          讲究礼法的封建时代,哪怕是对自己最爱的儿孙,皇帝都不能轻易真情流露

          可是现在,皇帝却像一个平常百姓家的祖父那样,和孙子相依细语。而这个孙子的身份又是嫡孙,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尤其是吕氏,则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朱允熥。为太子守孝,是她早上特意交代儿子朱允炆,要说给皇帝听地。可是此刻,却被这平日不显山不漏水地朱允熥给说了。一时间,心大急,赶紧又碰了碰儿子。

          朱允炆顿时会意,同样爬到朱元璋身边,哭道,“皇祖父,孙儿.....孙儿也要为父亲守孝!”

          五一碗面

          看着朱允炆那张苍白地脸,朱允熥心冷笑。

          “一步先,步步先。

          守孝是我先提出来地,你朱允炆只不过是拾我牙慧。

          我是真情实意,你是锦上添花。

          我的孝在朱元璋心是百分百,而你的孝,则是要打个折扣!

          在关乎大明皇储地位的交锋,我占得了先机,取得了第一次胜利。”

          春夜地风,依稀有些微寒。

          风从奉安殿外吹进来,殿的烛火随风摆动,将跪着地人影拉得很长。

          跪太久了,两条腿已经麻木。

          可是在这个礼法人伦为天的年代,朱允熥不能有任何地松动。

          只是跪着,再累还能有在现代社会,起早贪黑赚钱累?

          现代社会,为了生活为了家庭,是个男人都不能放松自己。

          回到大明,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地位,关系到自己的生死,更容不得放松。

          几个小的弟妹已经忍不住,躺在宫人的怀里昏昏睡去,眼角还带着泪痕。

          只有吕氏,朱允熥,朱允炆,还在跪在灵前。

          “二哥!”朱允熥看着同样消瘦地朱允炆,开口说道,“要是累了,你先去歇歇,弟弟在这守着!”说着,看看吕氏,“母妃也去歇会吧,孩儿给父亲守灵!您,身体要紧!”

          闻言,昏沉的朱允炆忽然觉得这个三弟有些陌生,以前这个三弟可不是这个性子。

          而吕氏也是同样不住的量着朱允熥,一天之内,这老三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以前朱允熥可不会如此沉稳,更不会如此体贴别人,甚至都不会主动开口和他们说话。

          “哪有当哥哥的去歇息,让弟弟守着的道理?”朱允炆淡淡地笑下,“还是三弟去歇会吧!父亲去世前一个月,都是我在塌前侍奉,我习惯了!”

          帝王家,哪里有兄弟情谊?朱允熥只不过随口一说,就引来朱允炆这大的反应。

          这是在示威?还是在宣告主权?

          脑海的记忆告诉朱允熥,朱标去世前的一个月内,确实是朱允炆用长子的身份,在身边侍奉。

          可是朱允熥同样知道,不是原来的朱允熥不想侍奉,而是靠不上前。

          当家人要走了,后妈自然是要带着她的亲儿子做出样子给别人看。不是她的亲儿子,她防还来不及,怎会让人看到好的一面。

          奉安殿一片安静,但是周围还有许多双眼睛,许多只耳朵,朱允熥知道,他们在灵前的对话,一定都会传到朱元璋的耳朵里。

          于是,朱允熥不咸不淡地说道,“辛苦大哥了,自打父亲病重,弟弟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多少次想侍奉于床前。可每次去,都被母妃给挡回来了,说有二哥在,无需我担心,多一个人反而不方便。”

          说着,朱允熥低头揉着眼睛,“我知道母妃是好意,可我毕竟也是父亲的儿子,没能亲手奉上汤药,伺候父亲,实在是.........生平大憾!”

          瞬间,吕氏的眼睛看向朱允熥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她本是庶妃,太子妃常氏去后,她掌管东宫,对于这个太子正妻所出的嫡子,自然是防备及深。幸好这个太子的嫡子,不甚精明,平日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可怎么今天突然变了个人!不但在皇帝面前博取欢心,而且言语之间,也不再唯唯诺诺。

          再想到今日皇帝对朱允熥的爱怜,吕氏更加有些揪心。

          她出身不高,能以普通庶妃的身份,爬到太子继妃的位子上,自然不是普通女子。对于太子和皇帝的喜好性格,可以说了如指掌。

          这位皇帝可不是容易动情地人!上一次见皇帝如此真情流露,还是在已故马皇后的葬礼上!而且上一次,皇帝最为怜惜地,正是太子!

          自己这么多年费尽心思,为地就是自己的亲儿子,能继承太子的大统。但是儿子庶子的身份在心里确实一根刺。

          现在那个平日看着没有一点长处的嫡子,居然突然变得能讨好皇帝,能获得欢心,吕氏的心顿时不平静起来。

          甚至,隐隐有些恨意。

          此时,忽然一位宫人嬷嬷,轻手轻脚地走来,在吕氏耳边轻语几句,又慢慢退下。

          吕氏擦下眼泪,“老三,你哭了一天,守了一天,是不是饿了!去歇一下,用些东西!”

          这是今天,吕氏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朱允熥心又反复思量再三,开口道,“母妃,孩儿不累,不饿!”

          “去吧!”吕氏柔声道,“你们有孝心是好地,但是不能累坏自己的身体!你先去,等你回来,我再让你二哥去!”说着,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去吧,听话!”

          无事献殷勤,必有蹊跷!

          可此时众目睽睽之下,朱允熥不能说不。

          “是!”低头应了一声,扶着膝盖站起来,深吸一口,朝后殿走去。

          吕氏看着他地背影,眼神如刀。

          “儿子,你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老三平日装得多好,你父亲刚走,就跳了出来!”

          朱允炆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吕氏和儿子靠近些,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你父亲临终前,跟娘说,要对你那些叔叔敬而远之。我看,你要敬而远之的,反而是这个老三!”

          且说朱允熥走到后殿,见周围无人伸展下手臂。

          宫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说话做事都要三思后行。这才是穿越的第一天,就如此难熬,以后呢?

          以后,只有得到了朱元璋的欢心,得到了那个位子,日子才会真正的好过,才能真正的随心所欲。

          朱允熥随意的在地上走着,脑却不停的思索。

          对于朱元璋那样雄才大略的皇帝,除了取的他的欢心之外,想要那给位子,必须要有能力!

          自己有什么能力?自己虽然爱好历史,了解大致的走向,但其实并无什么过人之处,如何证明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