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张浩朱允熥 > 第7章皇爷爷,吃面

        第7章皇爷爷,吃面

          走着,朱允熥的脚步停了,脸上露出笑容。

          他最大的优势,最大的长处和朱元璋一样。

          他们都是百姓家的孩子,知道百姓生活的艰难,知道过日子的不容易!

          这时,伺候朱允熥的贴身太监,王耻从暗过来。

          “三爷,您用点什么?奴婢去给您准备!”

          朱允熥揉揉肚子,“准备一碗热汤面吧!”

          “是!”王耻恭敬地说了一声,再次隐没在黑暗。

          站在后殿之,朱允熥眺望大明宫城。

          这座宫殿虽然辉煌但却不华丽,朱元璋和朱标都是简朴之人,不愿意浪费钱财和民力,把宫殿修得富丽堂皇。

          殿的楠木柱子上,很多红漆已经斑驳掉落,但却始终没有粉刷过。

          朱元璋其实和老百姓一样,过日子的东西,能就凑合用,没必要花钱弄新地。

          边上,又传来脚步。

          两个侍卫,按着腰刀在朱允熥面前跪下。

          “臣等,见过三爷!”

          这两个虎背熊腰的年轻人,面目相似一看就是兄弟。

          朱允熥的记忆认得他们,廖镛廖铭兄弟。大明已故楚国公廖永安的之孙。他们的亲祖父,是大明德庆侯,廖永忠。

          提起廖永忠,虽然名声没有常遇春,徐达等人那么大。但是在史书上却大大书特书,因为他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廖永忠亲手淹死了朱元璋名义上的上司,韩林儿和刘福通。从而为日后,朱元璋称帝,扫平了名义上的障碍。

          (刘福通北方红巾军领袖,韩林儿为红巾军创立的宋国皇帝。)

          而这个哥俩在历史上,也是让人敬佩的忠臣孝子。

          永乐皇帝靖南之后,在南京继位。方孝孺拒不投降,被朱棣腰斩于市,并且株连十族,不许任何人为方孝孺收尸。

          这哥俩在朱棣进城时,力战,身负重伤。因为是功臣子弟,朱棣网开一面,贬职为民削除爵位。但是他俩为了心大义,明知道是死,也依然用建臣子的名义,为方孝孺收尸,安葬。

          廖氏一族彻底惹怒了永乐,他俩慷慨赴死,留下千古美谈。

          “是你们哥俩呀!快起来!”朱允熥虚扶一把,“你们当值吗?都这么晚了,也不找个地方歇息!”

          哥俩对视一眼,廖镛看看左右,小声道,“三爷,皇上正往这边来呢!”

          朱元璋又来了!

          朱允熥豁然回头,看着殿吕氏的方向,充满恨意。

          “怪不得找个时候一定让我出来吃东西!原来是皇帝要来了!”

          “是想把我打发走,不得靠近皇帝身边。还是要在皇帝面前给我递小话儿?”

          “白天地孝顺都是装的,皇帝一走,自己连灵都不守!这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朱允熥冷笑两声,再回头看看廖家哥俩,“你们有心了,这份情,我记在心里!”

          “臣等不敢!”廖镛继续说道,“我廖家深受太子恩惠,三爷严重了!”

          廖永忠是干脏活地,后来被朱元璋赐死。廖家衰落,还是朱标想起了这哥俩,亲手点为宫侍卫,给了他们一分前途。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两人是宫侍卫,又是父亲的旧人,倒是可以拉拢,朱允熥说道,“谁真心对我,我一清二楚!谢谢你们哥俩提点。”

          前殿,忽然传来阵阵脚步,应该是朱元璋再次来到灵前。

          “万岁!”

          “陛下!”

          侍卫宫人行礼,朱元璋不耐烦地摆摆手,朝着棺椁走去。

          身为皇帝,身不由己,就算是最爱的人走了,也不能时刻陪伴,因为有太多的政务。

          北元蒙古人贼心不死,又想调集大军犯边。

          今年南方雨水太大,定会影响春耕。

          打仗了老百姓势必要拿出更多的钱粮给朝廷,可要是天公不作美,今年老百姓的日子,又要难熬。

          家事国事压在朱元璋的头上。

          百姓民生江山社稷,压在朱元璋的心里。

          忍着悲痛处理完政事,夜深人静之时,想再来看看儿子一眼。

          “皇上!”

          “皇祖父!”

          吕氏和朱允炆的叩拜声,朱元璋走到灵前,看看左右。

          “熥儿呢?”

          “三弟........”

          吕氏抢过话头,“回皇上,熥儿累了,说要下去歇息一会儿!”

          这就是说坏话的最高境界,明明没有说朱允熥任何不好的地方,但是言外之意,朱允熥不顾大体,失礼。

          说完,吕氏忐忑地看了朱元璋一眼。

          但是朱元璋却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没有听清楚吕氏说了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皇上,臣妾.......”

          “你们也下去吧,咱在这待会儿!”朱元璋淡淡地说道。

          吕氏看了眼儿子,后者小心地说道,“皇祖父,孙儿陪着您?”

          “咱说了,都下去!”朱元璋看看他,“你也累了许久,下去歇歇!”说完,坐在了棺椁的旁边。

          皇帝说的话就是圣旨,吕氏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和朱允炆叩首,躬身退下。

          大殿里瞬间一空,只有朱元璋和儿子的棺椁。

          夜风微凉,吹动朱元璋的胡须,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他此刻才能表现得像个父亲。

          棺椁,是他珍爱了三十几年的儿子。看着那双目紧闭的脸,心阵阵痛楚,仿若刀割。

          苍老的手臂伸出来,触碰下儿子冰冷的身体,眼泪顿时无声落下。

          “儿呀,你他娘的也真够可以。说走就走,一点念想都没给你老子留哇!”

          朱元璋缩回手臂,悲伤的喃喃自语,“你怎么就走了呢?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老子养了你快四十年,疼了你快四十年,培养了你快四十年,你说走就走了?”

          说着,朱元璋擦下老泪,“你娘抛下咱先走了!现在你也走了!就把你老子一人孤零零的留在世上!”越说,眼泪越多,声音越大,“你个不孝子,不起来,你起来看看你老子!你看看这咱头发都白了,还要咱白发人送你这黑发人!”

          “你走了一了百了,你让你老子怎么活?”

          殿,都是老人压抑着地,却痛彻心扉的哭声。

          忽然,朱元璋擦拭眼泪的手臂停住了,他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咱不是说了吗,让你们都下去,是谁?”

          朱元璋厉声喝问,回头却呆住了。

          只见烛火之下,朱允熥小心的捧着一碗热汤面,满脸热泪,热泪不住的落在面汤。

          “皇爷爷,孙儿听说您今天还没进膳,特意给叫人给您煮了一碗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