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吃鸡之金牌劝退师 > 第十一章 喜游社的选择 【求月票收藏推荐】

        第十一章 喜游社的选择 【求月票收藏推荐】

          “陶总,咱们往哪儿去啊?”

          同在赛场舞台上,XYS四人坐在米拉玛小组块区的头一排,此时,席桦正有些紧张地问着陶冶。

          XYS本局跳点是P城,在看到略有极限的逆航线圈型后,身为指挥的陶冶似乎有点举棋不定。

          对每个新人来说,第一次站上职业舞台,或多或少都会感到紧张,即便这段时间和PCL各个队伍打了很久的训练赛,但在正式进入比赛后,线下场地带来的压力还是会让人有些发憷。

          和之前PCLP的比赛不同,PCL的比赛是开放现场售票的,除了要面对舞台上六十名对手,选手们只要站起身,还能感受到整个场馆里黑压压的人群所投视过来的目光。

          头一回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比赛,身为XYS指挥的陶冶脑子有点混乱。

          他之前也有想过提速,但回顾航线前半段有人跳落的地方,又很快迟疑起来。

          主要是十二宫方向有两队人,其中有一队陶冶知道应该是GDG,可另一队是谁,他心里就没谱了。

          这要是贸然提速,P城往东桥头的路上被人堵截了,算谁的?

          现场观众会怎么看?会不会觉得我很菜?

          稍微多想了那么一点杂事,提速的想法就被他咽回了肚里。

          还是稳一点,就按练习赛里常规的思路打,挨个侦查点过到,再通过信息决定路线好了。

          现在队伍在P城的搜索已经结束,踩到南部山头观察了一下十二宫方向的四房后,席桦见他半天没吭气,终于忍不住问到。

          “呃……”陶冶有些发颤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先去120山头,看一下四房和双仓,没人的话……你再去好望角厕所看看码头?”

          “啧,陶总,你这不行啊!”席桦的语气似乎有点鄙夷,“是不是怂了啊?”

          “指挥的事,怎么能叫怂呢?这叫谨慎,谨慎懂不懂!”

          听到队友调笑的说法,陶冶心里稍稍平静了一点,随后再次审视起自己发出的指令。

          似乎是有那么点含糊?

          不管了!反正就按训练赛预演规划的线路走吧!

          翻身上车,队伍先是驶过P城南部峡谷,在被称为“韩国坡”的地方稍作停留,观察确认四房及大仓均无人后,XYS一行人沿着大路驶向东边。

          在双仓右边的悬崖上,有一处孑然独立的小厕所,加上更南端的悬崖,此时都属于第一个安全区最西北侧的圈内。

          这个地方由于地形原因,视野非常优秀,是以被解说冠名为“好望角”,逐渐成为游戏内通用报点。

          厕所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有点难藏车,尤其在地图进行过调整,在悬崖东边增加了轮渡码头后,之前勉强能藏车的几处石坑,都会被码头一侧打到。

          席桦是XYS目前的主力侦察手,他骑着摩托一马当先,先在好望角厕所附近兜了一圈,确认悬崖没人后,停在厕所那,还非常细心的把摩托藏进了厕所,才出来做进一步侦查。

          而XYS剩余三人,则在席桦停稳车后,跟着从大仓方向开至悬崖最南端,在凹地石坑里藏好了车以后,也都出来做起了观察。

          以他们之前在训练赛里的规划,这处山崖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转移咽喉,拿住此处,对收分和转移都有不少帮助。

          艾伦格这张图,出现海岛圈时,队伍过海共有四种选择。

          首先是两座钢桥,能从桥过去是最好的,因为可以保存住对转移、作战都很有帮助的载具。

          但桥头也因此成为最凶险之处,因为天生适合设伏,许多有顺位的队伍都会选择堵桥拿分。

          然后是驾驶各处海岸线上的船只,开船上岛。

          这种方法也算比较常见,不过船只的刷新不如载具那么稳定,地图上仅有少数几处有固定船,很容易被多个队伍同时盯上。

          而且船只的血量并不高,一旦在接近海岸的地方被人扫船,很容易发生团灭惨剧。

          再加上登陆后只能徒步跑圈,没有载具可用,在“切座杀”被加强后,许多队伍宁愿冲桥也不愿开船。

          第三种过海方式则是轮渡。

          这个后加入的渡海方式,因为轮渡不会被打炸,反而逐渐被许多慢打的队伍采纳进战术。

          毕竟,和五座军舰比,轮渡这玩意反击能力要高出太多。

          就是麻烦各队的指挥,需要在脑海中多记几轮刷圈时轮渡的停靠时间。

          最后一种则是最原始的过海方式:游泳。

          路人局共有一百名玩家,遇到海岛圈时,极高的玩家密度,会让游泳这个选择几乎等同于找死。

          但比赛中则不同,六十四名选手,玩家密度要低不少。

          而且岸边往往还会有架枪的队友,相互配合之下,成功率其实很高。

          XYS踩住的好望角片区,南部悬崖是距离海岛最近的区域,如果有队伍选择游泳,这里是登岛最快的地方。

          东边的轮渡码头本身也刷船,再加上轮渡,以及南部悬崖的游泳点。

          可以说,XYS这局已经掌控了三种过海方式。

          虽然没有第一时间上岛,但踩住这里做观察,也许还能接上几波架,收点人头什么的,倒也是个比较稳健的选择。

          自从数据分析师入驻之后,喜游社的战术风格就逐渐向稳健靠拢。

          这也是大部分有数据分析师队伍的必经之路。

          稳健的打法就像基本功一样,也许之后队伍可以研究出更飘逸或者更暴力的进圈打法,再也用不上稳健风,但必须得会。

          XYS在悬崖边观察了半分多钟,终于,在席桦某次开镜探索中,无意间瞥见了东边码头仓库里缩回去的二级脑壳。

          “我去!蓝标仓库里有人!藏得深啊!”

          听到席桦报点,楚子宸从南部悬崖露头,开镜看了眼席桦标点的红色大仓。

          “至少两个,在看席总那。”透过仓顶的玻璃窗,他隐约看到两个人头在里面耸动,出声报点。

          “怎么说?抽他们吗?”

          席桦此时已经躲回到厕所背后,小心翼翼地Peek了几下,同时在语音里问到。

          陶冶稍作迟疑,随后咬咬牙,边往东边悬崖跑,边说:“抽!这第一局,打凶一点,让对方记住,以后碰到我们要小点心!”

          “嗙、嗙、嗙——”

          他话音刚落,席桦和楚子宸就极有默契地同时出手,目标直指蓝标仓库里隔着窗子、自以为没被发现的敌人。

          “XYS.Chen使用自动装填步枪精准击倒了K.W_DeaL。”

          “倒一个!冲!”

          右上角的字才跳出来,悬崖边传出三声引擎轰鸣,除了楚子宸留在高点继续架枪,其余三人同时上车,往码头疾驰而去。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