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exuh3"></i>

      1. 17k小说网官网 > 快穿红娘的吃狗粮日常 > 第21章 咸鱼之气(整活)

        第21章 咸鱼之气(整活)

          程韵下意识用魔法包裹自己的脑袋,捂住耳朵。

          看来是平时没少受程匀的祸害。

          程跃连连摆手:“不不,别了,你消停一下,我现在不能用魔法没法保护自己,你要是一个搞不好我可能会被你震死。

          到时候你可就背上谋杀亲姐的罪名了,自己好好练吧啊,我还要教下一个班呢,你们快去上课吧!”

          程跃把俩小孩赶去上课,自己在体术训练场等第二节课的孩子们来。

          然后她就在这里浪费了一个学期的时间。

          每天上午晨练自己玩自己的,发呆,下午欺负小孩子,解答弟弟妹妹的疑惑。

          晚上打游戏被当菜虐,死不求助家里其他游戏高手,到点睡觉。

          规律的不行。

          一到周六日,孩子们放假了,俩小孩都回家了,程跃就会恢复到无所事事状态。

          “姐姐,你在干什么?”

          “我在冥想。”

          程跃坐在沙发上发呆,眼神直直的盯着正前方,程匀站在程跃面前,程跃就一直看着她的肚子。

          “你明明是在发呆,很无聊吗?”

          “是啊,无所事事嘛……虽说托这个丑不拉几的项链的福我的灵魂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是不能乱动。”

          “打游戏啊。”

          “昨天刚被虐爆了。”

          “逛街啊。”

          “逛够了。”

          “看动漫啊,嗑CP啊。”

          “腻了,暂时不想看二次元相关。”

          “睡觉呗。”

          “白天睡不着,况且我就是因为白天不睡觉才看动漫看到腻的。”

          “不听歌吗?”

          “没有意义,只是单纯的浪费电和耳机而已。”

          “那你接着发呆吧。”

          “哦。”

          “我去逛街了。”

          “和朋友?”

          “嗯,我舍友都是很好的女孩子。”

          “去吧,回家吃饭吗?”

          “回,我们就一起去逛几个商场看个电影,应该不在外面吃。”

          “要是打算在外面吃打电话告诉我。”

          “好der~”

          “拜拜。”

          “我走啦~”

          程匀出了家门,没人和程跃说话了,她又看着前面眼神发直发呆。

          这次走过来的是程韵和星凌,俩人要出去买菜。

          程跃在家几乎都是这个德行,星凌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程韵倒是被吓到了。

          自家亲姐跟失了魂一样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存在感极低。

          路过的时候程韵被吓了一跳。

          “呜哇!姐你怎么在这!”

          “我一直在这。”

          “你在这干什么?”

          “冥想。”

          “明明是在发呆……”

          “无聊。”

          “那你打游戏啊……”

          咦?这对话好像有点似曾相识?貌似几分钟前才发生过一次?

          “姐,咱发呆不能换个地方吗?”

          “去哪?”

          “比如自己的房间。”

          “那现在是白糖的地盘。”

          “哈?”

          此时,白糖在程跃房间里上蹿下跳的蹦迪。

          “你们去干自己的事吧,再见。”

          “呃……好……”

          程韵和星凌也出去了。

          午饭时间,程匀回来了,饭也做好了,一家子可以开吃了。

          程跃又看起来正常了许多,和大家说说笑笑的,跟上午判若两人。

          程韵和程匀还以为程跃没事了,放心的去睡了个午觉。

          一觉起来俩人打算练一下自己的体术和魔法,下了楼又看见程跃傻傻的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双腿并在一起支棱着,腿上趴着一只猫,一只手放在白糖头下面,一只手放在白糖后腿上。

          “哥,姐姐这个样子,真的好像……”

          “别这么说,空巢老人还有亲人可念想呢,姐完全是放空了大脑的状态。”

          “姐姐一直都是这样吗月影哥?”

          程匀逮住路过的月影问。

          “主人自从被白糖纠正了作息时间之后就一直这样,白天不去学校的话会这样发呆很久。”

          “她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应该不会有问题,有的话白糖会及时纠正。”

          “哦……”

          话是这么说,但看程跃一副孤寡老人的样子还是很诡异。

          家里明明没有一个年龄上了二百的,明明没有一个长的像老人的,但就是有那么一股迟暮之气笼罩在客厅。

          真的很奇怪。

          有好几次周六日,程跃不在家的时候,程韵或者程匀坐在程跃常坐的那个位置,突然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空虚。

          “好——无聊啊,我该去干嘛?我能去干嘛?我好闲啊……干脆发呆好了……

          嗯?我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跳起来看向那个因为经常被座有点下陷的地方,似乎……隐约看见了让人只想发呆的黑紫色不详之气在那里汇聚(其实并没有看见)。

          那是让人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咸鱼的咸鱼之气!

          这天,程跃回家之后又想坐在同一个地方,俩小孩一起扑过去。

          “姐姐不要坐!”

          “那地方不能再坐了!”

          程跃惊讶的问:“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坐?”

          “姐你别坐这,换个地方坐。”

          “为什么?”

          “诶呀先别问,姐姐你先做到那边那个单人沙发上去。”

          “哦……”

          程跃被俩孩子半推半拉的弄到单人沙发上坐着。

          对视五分钟后。

          “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无聊啊。”

          “有没有那种只想发呆什么都不想干的感觉?”

          “……没有。”

          程跃感觉莫名其妙,她掏出了手机。

          十分钟后。

          “姐姐?”

          “嗯?”

          “手机好玩吗?”

          “好玩呀。”

          程跃的眼睛来回转动,像是在扫视什么,应该是在,看的还挺起劲。

          程韵和程匀对视:

          看来是沙发的问题。

          难道这个沙发被诅咒了?

          不应该,可能是因为咸鱼过头的姐姐。

          姐因为总是咸鱼的坐在那一个地方所以那里才会剧集那么多咸鱼之气吗?

          有可能,那个咸鱼之气让本就咸鱼的姐姐更加咸鱼了。

          恶性循环啊……要怎么对付这个东西?

          总之,先把沙发套洗了吧。

          下面的垫子也得擦一擦。

          嗯嗯!

          今天晚上姐睡下就干!

          双胞胎打定了主意,打算趁半夜把沙发上的咸鱼之气彻底消灭。

          首先他们告诉了白糖,让白糖在程跃睡熟之后通知他们一声。

          其次他们分头通知了星月夜六只。

          于是到了晚上十点半,程跃准时睡觉,家里除了睡着的程跃和盯着程跃睡觉的白糖,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

          因为开的不是大灯而是昏暗的照明灯,这股阴暗的咸鱼之气更加阴暗了。

          仿佛所有人都能看到这里盘踞的(并不是能看见但是真的存在的)咸鱼之气。

          然后他们开始分工合作。

          掀沙发套洗沙发套把垫子拆分下来擦垫子甚至连里面的框架都从头到尾清理了一遍。

          折腾了俩小时他们又把沙发原样拼了回去。

          这回再看就没看到那股咸鱼之气了(只是没看到而已)。

          第二天程跃在万众瞩目下坐回了她常坐的位置,不出十秒又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发起呆来。

          开玩笑,咸鱼之气怎么是区区水和洗衣液洗的掉的东西。

          “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呀。”

          “难道只能等这股咸鱼之气自己散去了吗?”

          “看来是这样……”

          “可恶!”

          白糖用尾巴推了推不知道怎么挂脸上的眼镜,故作深沉的说: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程匀:“是什么?”

          白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让她走出这个家,一段时间内不再碰着个沙发,等这股气自行散去。”

          月景问:“为什么不直接把沙发换了?”

          程韵:“对哦!直接换了沙发不就好了!”

          程匀问:“要怎么换?以什么理由?”

          程韵拍胸脯:“咱俩打着玩一不小心把沙发给拆了!多简单!”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39xs.com